母亲王明元小传

dav

                     (后排左一为母亲,时年20岁,1965年摄)

我的母亲王明元女士,生于1945年3月17日,卒于2012年6月7日,享年68岁。

母亲出生在梨树县刘家馆镇大力虎村董家街,爷爷王维秀是晚清秀才,父亲(也就是我的外公)王岳山曾在解放前入党并参加工作,担任过村文书,是当时村里有名的文化人。外婆孙万香是普通家庭妇女,是当时勿兰村岳家街孙氏家族唯一的姑奶。母亲的奶奶是黑龙江刘氏家族的姑奶奶,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是黑龙江省的名门望族,母亲的舅爷刘百韶,也就是我外曾祖母的弟弟与张学良是磕头弟兄,曾任肇源、绥化、呼兰三县县长,后任哈尔滨特别市副市长,政协主席等要职。

母亲一共姐弟六人,母亲是老大,下有二姨,三姨,大舅,老舅,老姨。母亲自幼聪明伶俐,活泼乖巧,深得曾外祖母喜爱,是她的掌上明珠。母亲上完小学之后,在1959年前后,就步入了社会,曾在上世纪60年代初在大力虎小学担任过民办老师,她的学生大多数成为梨树和四平后来的政界要员和有为之士,其中有曾任梨树县委宣传部长的孙文、县公安局副局长的孙玉。

1964年,因为母亲工作和组织能力强,被推荐去了四清工作队,母亲也因此到省城学习和培训。在省城,母亲开拓了视野,增长了见识,心中也有梦想。到二姑姥姥(刘百韶的二女儿)家串门时,她非常喜欢我母亲,想把她留在省城,可是外公和曾外祖母不同意,因为家里的妹妹,弟弟需要人照料。母亲只好放弃了理想,又回到了农村。

mde

1966年左右,母亲22岁,气质出众,能力突出。正值风华正茂,待嫁闺中,有很多追求者,不少人来为母亲说媒。母亲的姥姥家在勿兰村岳家街,因此母亲经常去那探亲和办事,引起了我祖父(当时祖父任公社饲养场场长,建国前参加革命,曾担任四平保卫战担架队队长,也是老革命)的注意。感觉到这老王家大闺女,要样有样,要才有才,人品好,能力强,因而便托人说媒。外公和外婆早就知道耿氏家族是一个非常有品位的家族,双方一拍即合,成就了父母的终身大事。

虽然母亲要了1000元彩礼(这在当时的年代已经是不少的费用了),祖父当即应允。但彩礼钱实际上都给外公看病用了。除了彩礼之外,母亲的全部家当就是祖父托公社综合厂给打的两个箱子、两个柜子,这四样东西至今还在,已经有55年了。

婚后母亲操持家务,父亲在运动前转为正式教师,婚后第二年生下大姐,不久因为工作出色被提拔为梨树八中团委书记,公社党委委员。但运动愈演愈烈,运动多多,父亲也无法独善其身,被卷入了政治风暴,由于父亲性格刚烈,坚持原则,不肯向帮派低头,在仕途上并不得志。母亲在父亲身边和风细雨,始终是父亲最宁静、最可靠的港湾。虽然父亲在仕途上由于不与那些选择派同流合污,遇到挫折,但是母亲依然把家事处理的井井有条,家里虽然贫困,但小日子也甜美,婚后第四年生下二姐,第六年生下我,第七年生下弟弟。

dav

母亲对老人非常孝顺,当时曾祖父也健在,母亲也尽孝道,逢年过节把老人接到家中,用心伺候,老人在临终时还念叨母亲的好。父亲这辈兄弟四人,有四个妯娌,母亲善于处理与大娘、二娘、四婶的关系,她们遇到难处都要找母亲倾诉。由于母亲是同辈中的老大,是孙氏家族中公认的大表姐,所以孙氏家庭的大事小情,尤其是我的表舅、表姨们的婚事,基本上都由母亲参与,并做媒。而且婚后发生矛盾,都要到我家来找母亲解决,我从小就有记忆。母亲循循善诱,耐心说服,大多数人哭着来,笑着走,当时我就觉得母亲特有办法。

母亲对自己的长辈也是如此,从小就要求我们要孝顺老人,母亲不但说,而且做的比谁都好。二舅姥没有女儿,过六十六时,母亲把他接到家里,给他包了六十六个饺子,为他祝寿。当时我们也只是在过年才能吃到饺子。屯里的五保户“二份光”,经常受人欺负,他家族的人都不管他,但是母亲在过年时把他接到我家,与我们一起过年,还给他洗衣服,给点零用钱。母亲告诉我和弟弟不能和别人一样,瞧不起他,欺负他,要关心和爱护。后来见到别的孩子欺负他,我和弟弟都主动制止。

dav

母亲为人乐善好施,乐于助人。上世纪八十年代,经常有关里的人来东北逃荒,还有一些手艺人来东北做生意。当生产队安排食宿时,母亲总是自告奋勇,主动安置这些人,其实我家也不宽绰,只是母亲觉得他们更需要帮助。记得一位来自河北保定姓魏的锔缸的手艺人,具体名字记不清了,连续七、八年在冬天来东北,必定要到我家住。还有来自安徽临泉的耍猴的一伙民间艺人,也曾连续几年到我家打尖,他们逢人就说母亲是天下少有的好人。

父亲在运动时主持正义,坚持原则,保护一批领导干部,被造反派挂牌游斗。但由于母亲据理力争,不断沟通,父亲总算平稳度过了运动。运动结束后父亲担任勿兰小学校长,由于母亲让父亲没有后顾之忧,父亲的工作干的风声水起,两年光景就把一个落后的偏远小学提升为全公社的先进单位,1977后至1978年是父亲人生中最为快乐的时光。但是由于父亲的性格耿直,不愿趋意逢迎,仕途遭遇重大挫折。而且还摊上大病,患了甲亢病。父亲的事业陷入低谷,而且还染上重病,母亲一边要照顾父亲,一边要拉扯我们姐弟四人,当时大姐11岁,二姐9岁,我7岁,弟弟6岁。全家生活的重担都压在母亲身上。

由于父亲是正式教师,在当时算是红本,所以我们姐弟都没有分到地,只有3亩口粮地,这点口粮地是全家生存的基础。由于父亲有病,我们尚小,不能干什么活。从春天播种,到夏天铲地,施肥,拨苗,到秋天收获,都是母亲全部承担。当时地少,柴火也少,家里冬天取暖不够烧,母亲便带着我们到屯西头的林地里搂树叶,然后往家背,用来烧炕取暖。

我记得我上小学三、四年级时,母亲总要给父亲做点小灶,其实也无非就是在贴大饼子时,在大锅菜上给父亲再蒸点白面团子,由于白面团子在菜上面,有咸淡,可以直接吃。不过父亲也是每每舍不得吃,吃了几口,就把剩下的给我和弟弟。在母亲的精心照料下,父亲的病逐渐好了起来,这时母亲也已经四十多岁了。

2022072701370284

母亲生前与二姑姥(刘永,刘百韶二女,生于1930年,卒于2014年)合影

当时我们住的祖上留下的老屋,夏天漏雨,冬天漏风,每每看到别人家都建起了新房,我心中很不是滋味。母亲也早有打算,连续几年省吃俭用,父亲在上下班的路上捡碎石头,又找到当年的同学,时任双辽县委书记的迟景权叔叔给批些木头,大约2年光景,盖房的物料筹备差不多了。可是还差些启动资金,包括木工、瓦工的工钱,还有饭伙钱,以及门窗口料等。母亲从不求人,但此时也不得已而为之,这时母亲积累多年的良好人脉发挥了作用,各位亲朋好友,多有多拿,少有少拿,没有出人力,不出三天,筹备了4000多元钱,这在当时可不是小数目,那时父亲一个月的工资才35元。

6月7日破土动工,先拆除老房子,然后打基础,再砌砖,再上梁,上苇棚,铺瓦,大约6、7天时间,一座崭明瓦亮的四间半全松大瓦房平地而起,亲友们都前来贺喜,我们家晚上高朋满座。新房的拔地而起让全村的人都非常震惊,大家都佩服母亲的能力。

由于盖房子欠了不少债,母亲和父亲一商量,决定在家里开个小卖店,1986年秋,利民商店正式营业,充分利用了我家西屋的空间,平常父亲负责进货,大姐、母亲负责打理,有时我在放学时也来帮忙,当时屯里只有两个小店,上百户人家,由母亲价格公道,而且服务热情,小店生意一直不错。母亲对于一些手头紧,暂时没有现钱的人,也赊给他们,然后到秋再算账,乡亲们都非常欢迎,母亲做生意非常活络,不像有的人钻牛角尖。

当时父亲的同学郭叔在四平商业局任局长,母亲便让父亲找到他,给批点那时特别热销的四平大高梁酒,结果我家进了一百箱。到过年时,连公社的供销社都要上我家来取货。不到二年,由于母亲经营有方,精打细算,我们不仅还清了债务,还有盈余,1991年年夏,父亲找到郭叔,在四平仁兴商店买回一台14英寸的彩色电视机,这在我们屯里是第3台。

由于我的学习成绩一直不错,也让母亲为之骄傲。母亲和父亲家里一直重点培养我,大姐初中毕业便外出打工,后来和父亲传授珠算技术,二姐在职高念了不到一年就回去复习,想考上中专早点参加工作,可是连续三年不中,虽然当时成绩已经超过了重点高中录取线。小弟也只是念完初中就参军了,全家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身上。

1989年我上高中,那是我第一次远离家门,上学不到一个月就想家了,正当我寝食难安之时,母亲从家里和另一个学生家长来看我,给我带来换洗的衣物,还有不少好吃的,让我十分惊喜。母亲告诉我,一定要好好学习,不要想家,家里一切都好。高一的第一学期,我在五校联考1000多学生中,名列全县第13,语文单科全县第1,母亲为此十分自豪。高中三年,母亲是我最好的后勤部长,不但在生活上关心我,而且在我遇到困难时,总是鼓励我。

母亲是家中的老大,外公在母亲成家后6年就去世了,外婆在59岁时便因病去世,当时大舅只有20岁左右,老舅17岁,老姨只有15岁。因为二姨远嫁双辽,三姨在喇嘛甸,只有母亲和他们在一个屯,所以照顾年幼的弟弟妹妹的重担又压在了母亲的肩上,当时母亲已经有我们两双儿女了。

在母亲的操持下,大舅如愿考取了梨树师范,老舅也说上了媳妇,老姨也得到了妥善安排。事实上母亲替外婆承担了母亲的角色,家里的大事小情都要由母亲做主。

1984年春节,母亲为老舅主持婚礼,同年,大舅也成家。1998年,母亲为老姨提供路费去上海打工,2000年,老姨也成家。现在大舅、老舅、老姨的日子过的都非常好,母亲完成了外婆的遗愿,没有辜负老人和亲友的希望。

1992年秋,我上大学,弟弟参军,大姐到四平工作,二姐在外地复习,父亲到外地讲学,家里只剩下母亲,因为无人经营了,就关了小卖店,母亲专门伺候那3亩地,在园里种菜。母亲成为我们的大后方。

1992到1996年,我们全家只有在春节时才能团聚,给我印象最深的是1995年春节,当时母亲50岁,我们一家6口人在老屯的房前照了很多相,母亲也格外开心,因为大儿子在读大学,老儿子在当兵,二个女儿也都有安排,父亲的身体也好多了,苦日子终于熬出头了。

1996年夏天,父亲在县城租了房子,但母亲还在老家。我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到当时四平最大的项目指挥部工作,同年,弟弟退伍,安排到了县城的市政公司。当把我把第一个月300元工资交给母亲时,母亲高兴得流下了眼泪。当时我们兄弟俩和父亲的工资全部交给母亲保管,母亲觉得非常幸福。

1997年春,母亲卖掉了自己亲手建的房子,虽然有些不舍,不愿离开故土,但为了孩子们的前程,母亲也来到了城里。刚来的时候,我们四处租房子,有时一年要搬几次家,条件十分艰苦。但母亲觉得这比农村的条件还是好多了,要我们知足常乐。

1996年12月,大姐在29岁时成家,了却母亲的一桩心事。因为母亲知道,大姐在我们姐弟四人中对家里的贡献最大。1997年10月,大姐生下大外甥,母亲有了隔代人,由于大姐的婆婆很早去世,母亲一直照顾她的外孙,直到她去世,这时我大外甥已经16岁。

1998年10月,我们家终于远离了经常搬家的生活,在县城有了定居之所,在四小学北原政府家属房花2.65万元买了一处三间房子,房子前还有一处三间的厢房,中间有一个100多平方米的小院。母亲至此安居乐业,同年,二姐结婚,在前屋居住。1999年初,我也成家,年末生下女儿。一年后,母亲一手拉着大外孙,一手拉着大孙女,在小院内悠然生活。2000年,小弟成家。2001年,二姐生下二外甥。2003年,小弟也有了儿子,至此母亲儿孙满堂。母亲在照顾孩子之余,还与父亲共同讲学,传授珠算技术,在那几年教了不少学生。母亲成了我们家的幼儿园园长,享受天伦之乐,虽然劳累,但其乐融融,1998年到2003年,是母亲最为快乐的时光。

2003年,我来到长春工作,离开了母亲。母亲当时58岁,身体非常好,大姐和二姐的婚姻遭遇变故。但是母亲非常坚强,没有影响到孩子们,大姐和二姐因而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到外地打拼。

2003年后,父亲的身体不如以前,母亲一边要照顾孩子,一边要照顾父亲。由于我不在母亲身边,有些事我并不知晓,只是通过电话与母亲联系。但每当我工作取得进步,事业有所发展,都在第一时间向母亲汇报,与母亲分享。母亲在为我高兴的同时,不像父亲那样高调宣扬,总是提醒我要保持冷静,谦虚谨慎,继续努力。

2003年夏天,我的事业遇到挫折,妻的身体也不太好,母亲也来长春小住些日子,帮助妻料理家务。当时小弟在孟家岭农村开个饭店,母亲也经常从梨树到孟家岭,帮助照顾孩子。

从2004年后,由于工作的原因,我四处奔波,与母亲在一起生活的时间越来越少,只是在年节时才能回家,与母亲见面。2004年秋我在长春买房子,母亲从家里带来了仅有的1万元钱,又和家人商量从我表弟那借点钱,总算交了首付。在装修房子时母亲也给出谋划策,费了很多心血。

2005年末我到白山市工作,担任一个大集团公司的常务副总经理,收入有很大增加,2006年春节回家时给母亲1000元钱,母亲非常高兴。是年母亲60岁。由于我们已经搬家到长春,母亲和小弟一起生活,大姐,二姐相继从外地回到梨树,家里的小院充满了欢声笑语,母亲照顾大孙及两个外孙虽然劳累,但看到孩子们的成长,心里格外高兴。

2007年夏天母亲两次来到长春,与我们共同游玩了长春儿童公园,净月潭。因为大姐和弟弟在北京打工,照顾外孙及小孙的任务非常繁重。不过母亲的精神状态非常好。大姐在北京干的也不错。

Lenovo Digital Still Camera

2008年夏天,父亲患上重度心脏病,出现心力衰竭现象,当时我在海南工作,大姐和小弟去北京工作,二姐在上海。母亲自己只身一人护理父亲,在四平中心医院,由于病情严重,医生为父亲下达了病危通知书,母亲在通知书上签字,即便如此,母亲也没有告诉身在外地的我们。母亲坚信,父亲能度过这一劫,肯定没事。结果正如母亲所料,父亲转危为安,化险为夷。当我从海南回来后,母亲对此也只字未提,父亲向我提起,我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当我埋怨母亲时,母亲说:告诉你们也没用,你们在千里、万里之外,也来不及回来,我在家能照顾好,你父亲的病,我清楚。

从那以后,2009年、2010年,父亲连续发病,每年至少在医院呆上一到两个月,一直由母亲护理。母亲日夜操劳,回家时还要照顾孩子,身体严重透支,日渐瘦削。我每次春节回家,母亲都还在忙里忙外,虽然她已经60开外,还在为儿女劳累奔波。此时,由于两个姐姐的婚姻相继出现问题,母亲也为此操心。小弟由于个人原因,始终在事业上没什么发展,也让母亲费神。

2011年,大姐在家开了旅店,二姐在家经营美容院,小弟给别人开车,我在松原发展,我们姐弟四人的事业都有了起色,而且越来越好,不想这时母亲出事了。

2011年春天,母亲近一个多月没有食欲,体重急剧下降,我五一回来时让我大吃一惊,我拉着母亲到县医院检查,发现肺上长了东西,而且胸腔积液,情况不好。5月3日我便带母亲到长春吉大一院就诊,确诊为肺癌晚期,必须化疗。

当时一直瞒着母亲,可是母亲何等聪明,把母亲送到八楼的血液肿瘤科,母亲就明白了大半。但母亲比较坦然,对我们说,要是得了该死的病,就不用再治了,该着就是那个寿数。

我们怎么能放弃,母亲刚要得好,孙儿们都长大了,儿女们的事业也有起色了,母亲不应该也不能离开我们。我和姐弟一起积极组织治疗,母亲也很配合。虽然化疗很痛苦,但是母亲一直在坚持。从5月到7月。短短两月时间内,化了四个疗。与母亲同病房的病友有不少在化一到二个疗就放弃了。还有的年仅四十多岁就撒手西去了。相对他们而言,母亲的年龄比较大。好在母亲身体其他方面没有问题,并没有像其他人化疗那样痛苦,我们也一直在鼓励母亲,希望她能创造奇迹。

DSC00244

自从患病之后,母亲郁郁寡欢,虽然表面还是很坚强,但母亲不再像以前那样欢声笑语,癌症的心理压力让母亲喘不过气来。不过母亲在化疗间隙还是要回到老家,与子孙同乐。6月25日岳母突然去世,给母亲极大的打击。母亲在病魔面前没有低头,而是坦然面对,吉大一院的病友对母亲都另眼相看,认为这个老太太非常有水平,心态健康,根本不像有病的人。大家都愿意与母亲聊天,母亲也用她那幽默感来感染大家,母亲经常到各个病房去串门,有母亲的地方,就有笑声。

这样的状况持续到2011年年末,母亲的状态比较稳定,肿瘤没有扩散,也让我们几个稍微心安。不过心里总像压了一块大石头。随着化疗的不断深入,母亲也意识到了病情的严重性,心理压力逐渐加大,但母亲仍然不轻易向我们吐露心声,怕让我们担心。

2012年春节,母亲病情稳定,我们全家回家过年,大姐、二姐、小弟我们一家12口人团圆,全家人其乐融融,母亲也仿佛没病一样,我们美满度过了与母亲的最后一个春节。

2012年初,母亲的病情有所发展,但还没有恶化,陆续有老家人及亲友来看望母亲,母亲有些不悦,她不想让大家知道自己的病情,也不想麻烦别人。

2012年正月十三,母亲与父亲来到长春过元宵节,节后我将母亲转到吉林省肿瘤医院治疗,通过体检,医生认为母亲还可以继续化疗。母亲在肿瘤医院住院将近一个月,病情有所抑制,但母亲的心情越来越差。

2012年3月初,母亲在化了第八个疗之后返回梨树家中,在清明节度过了最后一个生日。我们全家人都为母亲祝寿,祈祷母亲能够健康长寿,早日康复。

在此之后,二姐将母亲送至四平肿瘤医院化疗,有关专家对母亲的病情进行了分析,认为状态稳定,仍然可以化疗。在化疗结束后母亲返回家中,参加了表妹林兰的婚礼。5月18日,母亲在夜间突然发病,喘不过气,父亲和弟弟当即将母亲送往四平肿瘤医院,此次情况非常不好。但经医生诊治,转危为安。但母亲的气喘现象没有缓解。北京专家进行了会诊,更换为进口的化疗药物,说这种药的副作用小,每支药在万元左右,而且不在医保报销范围之内,为了能救治母亲,我毫不犹豫地签了字。然而母亲打完化疗针后,病情非但没有缓解,反而有些加重。可这时医生也不能再做其他了,家人只好把母亲从四平转至梨树县医院,母亲气喘现象加剧,而且白细胞,血小板急剧下降。

6月6日,医生又给母亲注射了血小板,母亲状态良好,向二姐说对自己恢复健康有信心。

当时下午7时30分,母亲病情突然恶化,意识昏迷,上不来气,医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无力回天,我于午夜从松原带妻儿赶到县医院,但母亲已经不能说话,双眼紧闭,一直在喘。6月7日上午9:45分,母亲永远离开了她所眷恋这个世界。

母亲的一生平凡而伟大,给我们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虽然母亲永远离开了我们,但她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2604

(8)
上一篇 2022年7月27日 上午9:16
下一篇 2022年7月27日 上午9:52

相关推荐

  • 同桌的你

      屈指算来,我一共念了近20年书,经历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各个阶段,与我同桌的人也是像走马灯一样,换了又换。在这20年读书生涯中,我的同桌大概有几十个。有男有女,小学和初中的同桌因为时间久远,大都已经淹没在记忆中了,我已经回忆不起来什么了,不过在高中和大学及研究生期间,我还是有一些记忆。 高中时给我印象最深的同桌是阿陈,他年长我一岁左…

    2022年6月11日
    1.4K90
  • 两代医患情(一)

    那一年,我刚刚走上工作岗位不久,穿着白大褂,拿着听诊器,成了名副其实的儿科医生。 冬末春初,在本地婴幼儿中爆发了“喘憋性肺炎”,整个病房都被这些小患者占据了,甚至连走廊上也加满了病床。那些日子阴雨绵绵,几个医生没日没夜地加班,对付这凶险的病魔。送走一批治愈的,又迎来一批新发的。我们心情也和这早春的天气一样,沉沉的,闷闷的,压抑到透不过气来。 晓飞的爸爸,就是…

    2022年7月5日
    3.8K200
  • 牵挂

    默默的牵挂 默默的思念 温暖在心间 有人牵挂真好 有人牵挂微妙 有人牵挂幸福 有人牵挂骄傲 牵挂是一种真实的情感 牵挂是一种真正的友谊 牵挂是一种心灵的知己 牵挂是一种灵魂的慰藉 牵挂是一种温暖 牵挂是一种方向 牵挂是一种惬意 牵挂是心有灵犀 牵挂总是情不自禁 牵挂总是身不由己 牵挂定是一种甜蜜 牵挂荡起层层涟漪 牵挂是一支动人的歌 牵挂是一首美妙的曲 牵挂…

    2022年7月8日
    1.8K210
  • 奔赴·我们的战“疫”

    奔赴,是一种勇气,是一种力量,也是一种信仰。当新冠病毒变装来袭,风骤雨急,我们疾控人以生命赴使命、以大爱护众生,义无反顾投入到疫情防控工作中,展现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疾控精神。

    2022年5月30日
    20420
  • 夜游浪剧院

    夕阳西下心如归燕,绕开八卦新闻和网店 不忘初心旧情复发,鬼使神差直奔浪剧院 时评戏曾四顾拔剑,文化戏也曾掌声一片 十年光阴十年情愫,不忍无生息就此再见 剧院大门敞开可进,海报的日期却是立定 定格在三月二十五,百日来未曾有过公演 门可罗雀尚有人影,兄弟姐妹们若隐若现 隐去头脸抹了艺名,你是何人已很难分辨 欲与舞者喊声好评,却发现已剪断话简线 欲与故友留封短信,…

    2022年7月8日
    1.6K2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9条)

  • 晓舟同志
    晓舟同志 2022年7月27日 上午9:53

    后排左右是什么概念?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7月27日 上午11:00

    欣赏学习老师新作!浓墨重笔、构思幽雅、文笔清新、流畅动人,母亲的伟大、外慧秀中、质朴、勤劳、一一跃然纸上。在几十载的流年时光里留下了深深的慈爱、坚强的人生足迹;留下了宝贵的勇于担当、母爱舍己宝贵的精神财富。感谢老师以洒脱的文笔,以一个孝子之心完成的母亲传,一位善良的女性已在平凡的生活、生命里,活出了可歌、可敬、可爱的事迹。同样感动着我们、向她学习、向她致敬![赞][赞][赞][赞][赞][赞][赞][花][花][花][花][花][花][花][花]

    • 沧海一粟
      沧海一粟 2022年7月27日 上午11:13

      @碧宇流云谢谢,母亲对于别人来说是一个平凡的人,但对于子女来说是伟大的人。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7月27日 下午8:21

    感动,伟大的母爱!妈妈永远是世界上最懂儿女的人![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7月28日 下午12:29

    平凡而伟大的母亲,感受情怀。

  • 灿烂阳光
    灿烂阳光 2022年7月28日 下午9:58

    勤劳、智慧、质朴、坚强、奉献,集中华民族女性的优点于一身。

  • 东北老太太
    东北老太太 2022年8月4日 下午4:22

    我也生于1945年,今年虚令78岁。挺佩服你母亲,具有中国妇女的传统美德,看得出是一个特要强的女人。

  • 豫莲芳草
    豫莲芳草 2022年8月5日 下午5:33

    难得珍贵的老照片记录了时代的变迁,母亲的传记实际也是你们的家族史,你的成长奋斗史。你的母亲虽然没有上过大学,但她的智慧,勤劳能干,无怨无悔的i为家庭无私付出所做的贡献,为儿女辛苦操劳,把儿女培养成才 ,都是很了不起的,堪称平凡而伟大的母亲。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