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三) 

欣赏--古诗·《夏意》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三)

到了一九八一年,农村里开始了联产承包责任制。我自幼在城市里上学,手不能提,肩不能挑,根本不会种地。可是我妻子和孩子是农村户口,全家人一下子面临着种不好地就要吃不上饭的危险!我的心里哪里还会再顾及文学创作。

我所在的工厂离家里四十华里,为生活计,除了每星期天必定要回家之外,上中班或是上夜班,下班后也要赶回到家里去的。有时是去责任田浇地,有时是陪妻子摘棉花,还有时是喂猪喂鸡拉土垫圈,总有干不完的活。最苦的还是冬夜里在寒风中浇麦田,光着腿跳到挂着冰茬子的泥水里,那真叫寒冰刺骨呀!还有一次是收麦季节,为了多拉一趟麦子,正午十二点多了我还在麦田里苦干,结果中了暑人事不省昏倒在麦田里。想起那时的日子,现在遇到再苦的事情也不知道苦了。我在这样的日子里,苦苦浸泡了八个年头。

但是无可讳言,我也有过极好的文学创作机遇。只是我没有用好它。

我是在一九八四年,按照国家政策调回到了干部岗位:一九八五年,国家为我全家办了‘农转非’。而到了一九八六年秋天,上级调任我担任了公司党委宣传部长,属于正处级干部,应该说很具备创作条件了。

可是我们这代人有一个通病,永远是工作第一。一摞一摞的文件摆在我面前等着去签阅我能不去看吗?开不完的会议等着要开我能不去开吗?党委派下来的文字工作等着急待去写我能不去写吗?还有宣传部常务工作排得满满的,每项都要落实,我敢于放松吗?而最为吃力的则是文案方面的事情堆积如山,即使我每天不停地写(往往写到夜深),到头来四面八方仍然欠有文债。如市里政研会的论文啦,省、市党刊党报的约稿啦,市晚报的专栏啦;忙得实在不亦乐乎。几年下来,奖杯奖状倒是弄得很不少,报告文学集、长篇通讯集也出版了好几本。但我的长篇小说创作却始终末能再拿起来。从这一点上说,我的确很可悲。

但人们却说,我当宣传部长的十多年,是我人生最为出彩的时光:评上了高级职称,评上了省、市优秀党务工作者。头上的光环的确一时很璀璨。

2022-07-23 写于新乡

补充:有人说,在一九八五年国家就为我家办了农转非,我怎从前到后还在老家苦苦浸泡了八年?是的,当时孩子们都进城了,但 她觉得当时农村收入比城里高,虽户口进城了,人还在农村。我也只好亦工亦农。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2248

(9)
上一篇 2022年7月23日 下午11:39
下一篇 2022年7月24日 上午7:36

相关推荐

  • 半月板和广场舞

           马大哥的半月板损伤了。马大哥把在医院拍的片子给我看。我问“半月板是哪儿?”马大哥说:“就是膝盖顶得最高的那个地方。”        …………       &…

    2022年6月1日
    9.5K60
  • 浣溪沙 · 月寒灯下记人生

                                浣溪沙 · 月寒灯下记人生 (新韵) 笑我夕阳雅趣浓,月寒灯下记人生。兰亭古韵放歌声。 书画赋诗求索路,友情正气惠和风。墨香飘逸忆峥嵘。

    2022年7月30日
    330140
  • 《小调》

      船夫在唱什么歌啊?昨下半日,专注抓拍划桨,没仔细听,记得上一次也是这样镜头,听过老片子《三笑》插曲《尊一声二奶奶》,唱的与原唱,差不多好听的调头……味道浓的来。兜平江路,江南婉约派,醉乡古风民谣。🍾+🍋+🌿+🍒=🍹      

    2022年6月9日
    2.6K30
  • 地铁过道上的吉他

    视觉的司空见惯,或许能发现歌喉的一面,是纯洁灵魂私藏的干净声音!

    2022年5月22日
    1.7K30
  • 影视界002:救与被救

    文/韦步峰 我最近对茱莉亚·罗伯茨着了迷。 当初闲看电视剧《下南洋》的时候,很为剧中的陶舒燕痴迷了一阵子,以至于在线看完了整部电视剧还觉得不够过瘾,不厌其烦地将四十多集一一下载了下来,还专门在网上浏览她的扮演者黄圣依。不知道这是否是一种类似年轻人追星的病态心理,发生在我的身上似乎有些不太正常。看来,影迷、明星迷、粉丝是没有年龄限制的。 前几天看完了她的旧作《…

    2022年6月9日
    2673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0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