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人(小小说)

downloadfile-5_edit_2784594967283

证  人   (小小说)

小任工作15年,也结婚10年了,可他还没有房子。没房子只好租房子,他今年搬到这儿,明年搬到那儿,这不,这次他搬到了一座单元楼里。
这是一座老式楼房,每层三户,小任就搬到了中间那户。收拾好房子,两口子商量着让左右邻居来家里坐坐,说初来乍到的,应主动与邻居搞好关系。
这天,小任两口子早早下班,弄了几个菜,就邀请左右邻居来家里小聚。左邻居爽快,说了几句客气话就来到了小任家。右邻居似乎有些不痛快,说家里有事不肯过来,在小任执意拉扯下,右邻居总算过来了。
左右邻居刚坐下不久,小任就发现了问题:三个人酒喝得很慢,菜几乎没怎么动,而且两位邻居都不怎么说话。小任说话时,左右邻居还不时嗯嗯作对,但左邻居说话时,右邻居就不吭了,右邻居说话时,左邻居就干脆把脸扭向一旁。
这是怎么回事呢?小任一边喝酒,一边思忖着。终于,右邻居说:“实在对不起,我确实有事,我把这杯酒喝干,我先走一步。”小任不好再挽留,只好任右邻居先走。
右邻居一走,桌上气氛立刻活跃起来,小任和左邻居称兄道弟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来。言谈中小任听出了问题缘由,原来左右邻居长期不和,而且还经常闹出一些小摩擦。
送走客人,小任心中生出许多不快,好不容易搬一次家,怎么偏遇到这样的邻居呢?小任的妻子倒是有些不在乎:“那怕什么?咱们都和他们和平相处,他们之间的矛盾咱们不管。”小任觉得妻子的话有道理,也不再说什么,趁着酒意睡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小任两口子上班下班吃饭睡觉,见了左右邻居点点头问个好,遇到什么出力的事也伸手帮帮忙,左右邻居之间也相安无事。
有一天,小任下班回家刚上楼就听得有人吵架,细一听正是左右邻居。他不容多想,加快步伐赶紧上楼,想问问情况劝开双方。可上楼一看,两个人已动开了手。只见他们你一拳我一脚,一会儿就搂在了一起。小任无从下手,只好大声喊“别打了别打了!”
然而两个人并没有停手,打着打着,两个人就一起顺着楼梯滚了下去。小任赶紧往下跑去,可等他下去楼梯时,两个人已躺在地上,只见左邻居用手捂着还冒血的额头一边骂一边哎呀哎呀叫着,右邻居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了……
左右邻居之间的战争终于爆发。想起那刚刚发生的一幕,小任心里一阵阵发抖,他根本想不到邻居之间的矛盾会发展到动武和流血。可事情到此并没有完,后来他听说左邻居将右邻居告到了派出所。
几天以后,小任正在家里吃饭,突然,头上打着绷带的左邻居敲门进来了。他说那天是右邻居先动的手,希望小任能给他当个证人。左邻居走后不久,右邻居又敲响了小任家的门。他说那天是左邻居先动的手,希望小任给他当个证人。
按说小任是唯一的现场目击者,作为证人他理所应当,可他那天却真的没看清是谁先动的手,他怎么作证呢?
左邻居不断来找小任,右邻居也不断来找小任。小任心里作难了,这到底怎么作证呢?别说自己当时没看清谁先动的手,就是看清了,又该怎么说呢?
小任的妻子从没遇到过这种事,竟急得哭了起来,哭了半天才说:“咱不当证人。”
过了几天,左邻居右邻居一直找小任,可一直找不着,打电话也不接。又找了几天,还是找不着。
左邻居右邻居都急了,小任上哪儿去了呢?不知谁急得没办法了,就搬来凳子把着门头往小任家里看。这一看不要紧,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了。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小任一家偷偷搬走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2208

(9)
上一篇 2022年7月23日 下午4:11
下一篇 2022年7月23日 下午6:46

相关推荐

  • 《火花丛话》小引

    许是在十多年前,晓剑自成都来西安,与文川书坊商议,想出版一本有关火花的书。初步的计划是,按照历史分期,找几位感兴趣的作者,每人写一节,然后由他们统稿,再印行出版。我接受了提议,并选择民国这一时段作为写作内容。 于是文川兄发来很多的火花图片供我参考与选用。当然了,他是国内火花收藏界的大佬级人物,藏品宏富,并在多地频繁地办过展览,开过讲座,有问题找他求教都会迎刃…

    2023年11月7日
    1.3K40
  • 漫谈: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     上次讲到青春韶华虚度虽是事实,可是说句老实话,几年中我虽然没有动笔,但我动心了。闲暇无事的时候,我往往会在心中构思小说中的情节,有时会去回味丢失了的素材。在必要的时候,我还会把一些生动的情节简要记下来。尽管这与正式创作相去甚远,但我觉得只有这样做才算个没有倒下去的人。 可是我从来没有想到,我连…

    2022年7月18日
    1.3K210
  • 【原创诗歌】立春畅想

    – 立春畅想【原创诗歌】 淅沥沥,淅沥沥,天地间回响着美妙的交响曲,干渴已久的土地终于盼来了久违的甘霖 陌上轻寒,但拦不住种田人奔向田野的脚步,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眼前变幻万千,或许是开春后绿油油的秧苗,或许是夏天遍地的西瓜或许是秋天沉甸甸的稻穗 木棉花泄露春的踪迹,赶快种下你的愿望,相信到了秋天你一定收获满满 – …

    2023年2月4日
    2.6K110
  • 新雨堂书事(三二六)

    杨蓉新书《焚香清坐读唐诗》出版,她寄来两册以资赏读,这些天这本书就成了自己的案头书。和杨蓉没有互加微友,她是通过公号留言索要地址的,收到书以后,却怎么也无法回复她,因而写这篇书事,多少也就有一点代邮的意思,希望她能看到,看到我的谢意。 杨蓉的这本书,收录唐诗品鉴文章八十八篇,对比较常见的八十八首唐诗做了自我视觉的赏析。她的视觉是独到的,没有停留在一般的字、词…

    2023年12月8日
    1.2K30
  • 老先生

    老先生题写完字,口里就吐了血。许是身体一直不好,一直养着病,题字后没有多少时日,就去世了。现在,他写的“人民大厦”四个字,一直被来来往往的人看着,一天比一天透发着神奇的力。他老年用心写了这四个字,用他一贯书写的隶书字体。这事发生在一九五三年,成了西安城一桩有名的旧事。 他还题写过“止园”两个字。上世纪三十年代,杨虎城在长安城里给自己修了公馆,因刚从胶东一带领…

    2022年12月28日
    3.3K4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5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