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人(小小说)

downloadfile-5_edit_2784594967283

证  人   (小小说)

小任工作15年,也结婚10年了,可他还没有房子。没房子只好租房子,他今年搬到这儿,明年搬到那儿,这不,这次他搬到了一座单元楼里。
这是一座老式楼房,每层三户,小任就搬到了中间那户。收拾好房子,两口子商量着让左右邻居来家里坐坐,说初来乍到的,应主动与邻居搞好关系。
这天,小任两口子早早下班,弄了几个菜,就邀请左右邻居来家里小聚。左邻居爽快,说了几句客气话就来到了小任家。右邻居似乎有些不痛快,说家里有事不肯过来,在小任执意拉扯下,右邻居总算过来了。
左右邻居刚坐下不久,小任就发现了问题:三个人酒喝得很慢,菜几乎没怎么动,而且两位邻居都不怎么说话。小任说话时,左右邻居还不时嗯嗯作对,但左邻居说话时,右邻居就不吭了,右邻居说话时,左邻居就干脆把脸扭向一旁。
这是怎么回事呢?小任一边喝酒,一边思忖着。终于,右邻居说:“实在对不起,我确实有事,我把这杯酒喝干,我先走一步。”小任不好再挽留,只好任右邻居先走。
右邻居一走,桌上气氛立刻活跃起来,小任和左邻居称兄道弟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来。言谈中小任听出了问题缘由,原来左右邻居长期不和,而且还经常闹出一些小摩擦。
送走客人,小任心中生出许多不快,好不容易搬一次家,怎么偏遇到这样的邻居呢?小任的妻子倒是有些不在乎:“那怕什么?咱们都和他们和平相处,他们之间的矛盾咱们不管。”小任觉得妻子的话有道理,也不再说什么,趁着酒意睡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小任两口子上班下班吃饭睡觉,见了左右邻居点点头问个好,遇到什么出力的事也伸手帮帮忙,左右邻居之间也相安无事。
有一天,小任下班回家刚上楼就听得有人吵架,细一听正是左右邻居。他不容多想,加快步伐赶紧上楼,想问问情况劝开双方。可上楼一看,两个人已动开了手。只见他们你一拳我一脚,一会儿就搂在了一起。小任无从下手,只好大声喊“别打了别打了!”
然而两个人并没有停手,打着打着,两个人就一起顺着楼梯滚了下去。小任赶紧往下跑去,可等他下去楼梯时,两个人已躺在地上,只见左邻居用手捂着还冒血的额头一边骂一边哎呀哎呀叫着,右邻居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走了……
左右邻居之间的战争终于爆发。想起那刚刚发生的一幕,小任心里一阵阵发抖,他根本想不到邻居之间的矛盾会发展到动武和流血。可事情到此并没有完,后来他听说左邻居将右邻居告到了派出所。
几天以后,小任正在家里吃饭,突然,头上打着绷带的左邻居敲门进来了。他说那天是右邻居先动的手,希望小任能给他当个证人。左邻居走后不久,右邻居又敲响了小任家的门。他说那天是左邻居先动的手,希望小任给他当个证人。
按说小任是唯一的现场目击者,作为证人他理所应当,可他那天却真的没看清是谁先动的手,他怎么作证呢?
左邻居不断来找小任,右邻居也不断来找小任。小任心里作难了,这到底怎么作证呢?别说自己当时没看清谁先动的手,就是看清了,又该怎么说呢?
小任的妻子从没遇到过这种事,竟急得哭了起来,哭了半天才说:“咱不当证人。”
过了几天,左邻居右邻居一直找小任,可一直找不着,打电话也不接。又找了几天,还是找不着。
左邻居右邻居都急了,小任上哪儿去了呢?不知谁急得没办法了,就搬来凳子把着门头往小任家里看。这一看不要紧,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了。
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小任一家偷偷搬走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2208

(9)
上一篇 2022年7月23日 下午4:11
下一篇 2022年7月23日 下午6:46

相关推荐

  • 小说连载:纯真时代(八)

    八、 春节期间,三霸和卫东相约去鄂州玩,约了三丫。三丫自从来了“好事”后,知道了男女有别,和三霸、卫东玩得也少多了。而且,到了初三,年级男生女生突然不讲话了,男生女生讲话就是“耍流氓”。这是他们的父亲们调到鄂州去工作,他们第一次去鄂州玩,事实上,鄂州才是他们的正宗的故乡啦。 坐轮渡过江,冬季枯水季节,船到岸后,还要爬长长的台阶。破旧的古武昌城门下,有一个蔡婆…

    2022年6月22日
    2.3K00
  • 豆芽铺裡的真命天女(小小说)

    豆芽铺裡的真命天女(小小说) – 東瑞 – 走過那最後一條街巷,就是那第七檔小鋪了。小鼓看那盛器內堆起的豆芽,依然每一條都瘦瘦長長的,猶豫半響,還是搖搖頭地決定買下來。 女攤主是五十來歲的女子,一斤收了他12元。小鼓心忖,所有攤檔都賣12元港幣一斤,看來也真有行情喔! 小鼓拎著一斤豆芽回家,放在廚房,對母親說,媽,那種肥嘟嘟的豆芽,找…

  •  从《别》看吴奔星诗歌特色

       吴奔星先生离开我们己经太久了,加上他生前曾被错划为右派,所以六十五岁以下的人知道他的人不多。其实他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就己经蜚声诗坛,和友人创立过九三学社、创办过《小雅诗刊》,并担任过大学教授,是海内外知名的诗人和学者。    大家让我多写些诗评,这可不是信手拈来的事。但因此让我想到吴老先生,也让…

    2022年6月14日
    38670
  • 博客伴我陶然行(二)

    博客伴我陶然行 (二)续学海导航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上海语文特级教师钱梦龙先生提出著名的课堂教学“三主原则”:教师是主导,学生是主体,训练是主线。我的“学海导航”栏目设置的初衷就是立足于第一“主”——“导”。除了前面所说的几种“导”外,今天再补充三则。 1.语文即生活,生活中处处有语文。 某天上午第四节(也是上午的最后一节)我去上语文,看见学生无精打采的。我…

    2022年7月12日
    1.3K191
  • 两餸姻缘等四首

    两餸姻缘等四首 七律·两餸姻缘——读东瑞小小说《两餸饭》小岛风云处处荆,新冠肆虐人有情。经营困顿天含泪,积善支撑地悯泓。寡女两餸风水起,孤男一店艺橱精。同舟共济开新宇,窗纸一捅潮有声。 七律·梦回故园——题陈琳油画《屋檐下的温柔》 茅檐滴水醉婆娑,老屋温柔意若何。 秋雨丝丝慈母泪,春风漾漾小儿歌。 山泉清澈留云影,期盼缥缈伫野坡。 点点丹青浑似梦,故园记忆逐…

    2022年6月10日
    1.9K40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5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