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民风:亲如一家的故乡小村邻里情

    IMG_20210327_130156   

编者按现在的邻里关系情形,恐伯用三个形容词可以概括:讳莫如深、漠不关心、老死不相往来。可四十年前不是这样的,尤其是农村,那种亲如一家的纯朴民风,是现在四十岁以下的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到的。博友华章秋韵的这篇纪实文章,可以把我们带入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看一看浙江嘉兴农村一个小村庄的烟火人情——

                             

 邻里情深

曾经,我们小村里所有人家的大门都终日敞开着。从外开到里,从下开到上,直至房间。

谁家来了客人?那客人是哪里的?和他家是什么关系?什么称呼、名字?那是家喻户晓的。

要是谁家有什么婚丧大事,村里人帮助干活,接待客人自不必说。邻居们还会主动把远道而来的客人接到自己家,拿出最好的被褥招待客人过夜睡觉。春节里,客人随便走到哪个邻居家,邻居都会泡上一杯家乡待客特有的香香甜甜的锅巴糖茶,就像招待自家的客人一样亲切、热情。

我们村离城镇较远。平日里谁家突然来了客人,需要荤菜,或者少了油盐酱醋的,只要村上的人家有,就到其家拿一点,或说借一点,过后记着就还上;忘了也就算了,谁也不会为此计较。

尤其是谁家杀猪了,村上的人就都像人逢喜事那样开心。男人们都会主动去帮主人到猪圈里捆猪,把猪抬到场地上早已摆好的杀猪凳上,让屠夫斩杀,然后帮助把放了血的猪抬起来挂到梯子关上,让屠夫剖肚取出内脏。此时在家的孩子们则全程围观。猪杀好了,屠夫会割下猪臀尖上最好的那块肉让主人家当场炒了。主人家还会再弄几块刚凝结的毛血,倒上一点酱油,煎几个鸡蛋,炒两只素菜,请帮忙的人和屠夫一起先吃一顿酒菜。中午,主人家会提着篮子或端着长盘,把烧好的猪血上再加几段猪肠、几块猪肺和一些盘管油(猪肠上的油)等猪下水一家家送上门去,让全村男女老少一起分享。

至于蔬菜,那更不把它当回事了。我们村里除了挑担、摇船到收购站或厂里去卖榨菜外,没人上街买卖其他的蔬菜。只要人家地里有的,你说一声,自己去拔、去割就行了。

夏秋两季,我最喜欢吃韭苔炒鸡蛋和鞭笋咸菜汤了。这一菜一汤烧起来简单,吃起来美味。尽管自己家也有的,但常吃不够。我还是经常到邻居家的地里去掐韭苔,到竹园里去挖鞭笋。其他的蔬菜那就更不用说了。我觉得自家的臭卤甏比后面婶婶家的味道差,凡有豆腐干或笕菜梗什么要臭的东西,我总是拿到她家的臭卤甏里去臭。你在河边洗衣服时,或在田野里劳动时,不经意间说想吃什么菜或说什么菜好吃,听到的邻居假如地里有,便会热情招呼你自己去拿,或一会儿就给你送过来了。

有一次青黄豆可吃了,邻居们从地里回来时,不约而同地拔了好多带梗的黄豆,路过我家时,都扔在了我家的院子门口,有一大堆。城里的朋友来看到了,以为是我专门为他们准备的土特产。他们回去时,自然都成了我送的礼物。

我们村在八十年代就家家造楼房了。农村造楼房在当时是大工程。在交通闭塞的旱地上造楼房,沙石、砖瓦、五空板……所有的建筑材料都要用船从远地装运到河埠头,然后再肩挑人抬到小村里。这些建筑物资从船里运到村里自家的老屋旁边,都要经过接力赛似的四传或五传递。抬五空板时,四人(两档杠子)抬一块五空板,四次传递,一块五空板就要16个身强力壮的人才能把它抬到目的地。如果是四公尺长的五空板就要五传递——20个人抬了。这期间,除了亲朋好友,村上的人都是全程参与的。谁家造房子,大家都齐心协力全力以赴,有起早帮助买菜的,有烧饭的,有干重活、轻活的……老屋拆了,都是吃在别人家,睡在别人家。大家都毫无怨言。

不用说造房子这样的大事,就是在大忙季节里,在人人都做得精疲力竭的时候,邻里之间还是会相互帮助的。每年榨菜成熟的时候,白天起菜(割菜和菜叶),晚上削菜皮,早上去卖,这基本上都是大伙儿联合行动的。特别是养春蚕的时候,有时天雨天冷,蚕房里要有人专门烧火恒温。我家没有这样的条件。我家的春蚕小宝宝年年寄放在邻居大妈家,由大妈义务帮我喂养。

我没婆婆,生了孩子,家人还是天天照常上班。我坐月子时他一天假都没请,都是村上的大妈、婶婶、妯娌们照顾我们母子。她们每天多会来看望我们好几次。谁来帮孩子换尿布,谁就会自觉到河步头去把尿布洗干净晾好。傍晚,小孩子们则会乖乖地帮我把尿布收进来。我上班后,就把孩子的摇篮放在邻居家里。下班回家,先做好家里的事,然后再到邻居家把孩子抱回家。孩子小时候吃饭是不分自家和别家的。

我常想“远亲不如近邻”。 这话虽然来自民间,但它千真万确,不亚于至理名言。我们村的邻里深情就是对它的最好诠释。

2022072102140168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1873

(6)
上一篇 2022年7月21日 上午10:00
下一篇 2022年7月21日 上午11:03

相关推荐

  • 同桌的你

      屈指算来,我一共念了近20年书,经历了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研究生各个阶段,与我同桌的人也是像走马灯一样,换了又换。在这20年读书生涯中,我的同桌大概有几十个。有男有女,小学和初中的同桌因为时间久远,大都已经淹没在记忆中了,我已经回忆不起来什么了,不过在高中和大学及研究生期间,我还是有一些记忆。 高中时给我印象最深的同桌是阿陈,他年长我一岁左…

    2022年6月11日
    1.4K90
  • 诗歌:月光下的希望

    诗歌:月光下的希望 心中无月 不可为诗 但有的人 只喜欢弯月 像只船 尤其是初生的月 细细的 如弯弯的眉毛 用温馨  暖着她的心坎 而我却喜欢圆月 光芒四射 圆圆满满  即便月不圆时 也无妨 静待它再生再长 抱着希望在等待中企盼……

    2022年6月21日
    759160
  • 大学时代的回忆:119宿舍的八兄弟

    男舍1栋119,这个号非常好记,火警的号码,我在那住了二年。 我有7个室友,老大国辉,老家舒兰人。老二文龙,四平梨树人,与我同乡。老三香天,农安人。老四是我,老五是铁峰,九台人。老六立民,辽宁开原人,老七小龙,抚松露水河人,老八是建广,长春二道人。 老大性格内向,但为人直爽率真,有老大风度;老二绵中带刚,学习优秀;老三特立独行,专练气功;老四是我,心直口快,…

    2022年7月12日
    32930
  •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九——儿子

    九、  儿子 1947年5月,蕙芹的家乡解放了,人们终于可以过个安生的日子了。凭着蕙芹的勤劳,她和婆婆的日子渐渐好了起来。 几年后一个夏天的清晨,蕙芹要去地里干活儿,路过一片玉茭地,见地边缘放着个蓝底白花儿的印花布包裹。 四下里没一个人影,蕙芹觉得奇怪。走近了看,见包裹皮是一个半新不旧的小被子,包裹的一端露出个婴儿的小半边脸。那小人闭着眼,睡得正香…

    2022年6月30日
    40070
  • 校园里的,那两排白杨树

     7月14日,是离开最后一个校园的日子,那是三十多年的事了。离开之后,也曾许多次进出过其他美丽优雅的校园,但总不比她来得那么的亲切和温暖。 * 离开那日的上午,天气晴好,提着行李,最后一次走在校园教学楼与大门之间的水泥路上,一步三回头。 同行者仅有一人,是位女同学也就是后来的妻子,,,几十年来一直保持的那种风格,声音不大、温柔地说着什么。而我却心猿意马,左顾…

    2022年7月15日
    2528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2条)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7月21日 上午11:16

    好温情的邻里,特赞。[赞][赞]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7月21日 下午1:41

    这种夜不闭户,道不拾遗的纯朴乡风,还有邻里之间如同亲人的习俗太美好了;城市里以前有四合院时也能左邻右舍如同亲人,现在的高楼大厦,隔断了这种风气。

    • 华章秋韵
      华章秋韵 2022年7月23日 下午3:07

      @四格格朋友所言极是,但只要我们善待他人,同样会有好邻居的。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7月21日 下午2:42

    远亲不如近邻,是非常有道理的。和谐相处、善待他人一定温暖了彼此啊![花][花][花][花]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7月21日 下午2:54

    过去,很远,却贴着心;现在很近,却隔着屏……

    • 华章秋韵
      华章秋韵 2022年7月23日 下午3:02

      @柳絮晗烟哈哈,怀念过去的贴心生活,也庆幸现在千里隔屏如邻居的时尚生活。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7月21日 下午5:45

    质朴 耐读 过去的农村都是这样 [花][花][花][花][花]

  • 灿烂阳光
    灿烂阳光 2022年7月21日 下午6:51

    这种夜不闭户道不拾遗的纯淳民风有点像世外桃源啊。

    • 华章秋韵
      华章秋韵 2022年7月23日 下午2:56

      @灿烂阳光是啊,我们这个袖珍小村真如世外桃源。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7月23日 下午8:29

      @灿烂阳光那时候确实如此,大家都如同一家人。不是亲人胜亲人。现在为了家产,一奶同胞的兄弟姐妹翻脸成仇人。钱是魔鬼,可以把人变成鬼。

  • 沧海一粟
    沧海一粟 2022年7月21日 下午7:58

    邻居是最近的朋友,邻里之间,守望相护,是人生的一种幸福。

  • 风雨
    风雨 2022年7月21日 下午10:40

    邻里情深[花][花][花][花][花]

  • 梦菊
    梦菊 2022年7月22日 下午6:59

    其实,那时候农村都是那样。
    现在想想,那是因为经济不富裕。你家有箩筐,我家有簸箕,就互相借着用,不用每家都置齐备。这样互相来往多了,就像是一家人。其实也就是一个互相帮助的利益共同体。
    现在不像以前,是因为现在的人有钱了,各家都把自己要用的东西制备齐全了,相互的来往就少了,自然就显得生疏了。
    看起来,任何事情都难两全。

    • 华章秋韵
      华章秋韵 2022年7月23日 下午2:52

      @梦菊朋友所言极是!因为现在的人有钱了,相互的来往就少了。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7月23日 下午8:25

      @梦菊我不同意这种说法。我小时候住的机关大院,上班去,院里晾的衣服,晒被子不用担心被雨淋,天不好,谁都会帮你收。
      我认为那时候民风淳朴,人帮人,人敬人。现在是人恨人,人防人。
      那时候是走的共同富裕道路,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现在是一部分人富起来,想方设法把别人踩下去,你算计我,我算计你。

    • 梦菊
      梦菊 2022年7月24日 上午9:45

      @地质之花同意你的观点。那时的民风淳朴与社会的大环境有关。只是,经济基础也是其中一个因素,而且还是一个重要的因素。这种邻里之间的相互帮扶,在解放前也是有的。而富人之间的交往就不一样,他们往往是出于礼节或者是功利目的,大多含有虚伪的成分,缺少穷人之间的那种纯粹和无功利性。
      改开之后,有话语权的人提倡为自己,这符合人自私的本性。再加上层人物的榜样作用,把人的极端利己性激发到极致,把我们曾经淳朴的民风扫除掉了。
      现在主流媒体的导向是积极的,但由于不健康的积习,也由于经济的原因,曾经的民风淳朴是回不来了。

    • 梦菊
      梦菊 2022年7月24日 上午9:54

      @地质之花喜欢你这种直率的风格。留言是一种交流,也是一种思维的碰撞。虽然礼尚往来是我们华夏人的传统,但你的这种真诚更可贵。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7月22日 下午8:32

    城市人读这样的人情味浓郁的文章,才知道什么叫邻里情深。内容短而有力,细腻到以为夜不闭户的共产主义社会已经到来。宰猪那段读到如痴如醉,写得那样细腻,现场一样。太好了。赞赞

    • 华章秋韵
      华章秋韵 2022年7月23日 下午2:51

      @黃東濤(東瑞)远亲不如近邻的理念在我心中根深蒂固,现在我虽居住在城里,也搬过两次家,但我们的邻里关系都非常好。

  • 地质之花
    地质之花 2022年7月23日 下午8:34

    那时候确实如此,感到生活充满阳光,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人与人都是那么友善。
    回忆那时候,心里满满都是温情。

    • 华章秋韵
      华章秋韵 2022年7月25日 下午1:59

      @地质之花朋友所言极是!我觉得那时的生活条件虽然都比较差,生活都比较艰苦,但人都要淳朴,友善,都乐于助人。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7月24日 下午1:25

    您說的乡里情,和我六十年代下乡当知青时类似,只是当时菜地是自留地,比较小。但农民还经常給我们送青菜,因為开头我們种得不很好。回想起來,心里還很感谢他們!

  • 邯郸常跃进
    邯郸常跃进 2022年7月25日 上午11:11

    那时候的邻里关系真是亲密啊,感谢你的分享!

  • 杨自记
    杨自记 2022年7月27日 下午2:48

    确实,过去农村人家都是那个样子,那么团结友爱 相互关心。我插队也是这样,农民中午端碗就去人家,边聊边吃。亲如一家。

    • 华章秋韵
      华章秋韵 2022年7月30日 下午2:59

      @杨自记是的,到过农村的人都知道,只是现在城里的年轻人与邻居大多成了陌路人。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