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

欣赏--古诗·《夏意》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

 

 

上次讲到青春韶华虚度虽是事实,可是说句老实话,几年中我虽然没有动笔,但我动心了。闲暇无事的时候,我往往会在心中构思小说中的情节,有时会去回味丢失了的素材。在必要的时候,我还会把一些生动的情节简要记下来。尽管这与正式创作相去甚远,但我觉得只有这样做才算个没有倒下去的人。

可是我从来没有想到,我连这样的权利也不能再享有。

这主要是我摆脱不了我与常人相比我非常不济的命运。

这又从何说起呢?又关联到了我的家庭。

我共有兄弟姊妹七人。我排行老二。下边有两个弟弟三个妹妹,上边是一个姐姐。

我姐姐是和我同一年考入初中的。我们家居农村,姐姐比我大四岁,我在同学们中间年岁最小,在城市里上学寄宿学校,饮食起居只有依靠姐姐了。当然,那时的人,是现在的人难以想象的,记得有几个最大的女同学比我大十岁,她们已是孩子妈妈,课间操时间总要给孩子喂奶哩。我姐姐虽没她们辛苦,但给我洗衣服补衣服换衣服洗头剪指甲等各种吃苦事全靠姐姐操劳。去理发也靠姐姐领着。姐姐代替妈妈照顾了我,对我是有恩的。

我参军的时候,,姐姐已参加了工作。她对父母很孝顺,对弟妹们也很好,成了家庭的依靠。

可是我从部队回到地方后,己经二十六岁,按照我们中国人的传统习惯,家庭负担应当由男性挑起来。我不能再让姐组为家庭负累。但我没有想到这副担子很是不轻。

我父母双亲身体都不好。尤其是我的父亲,在四十岁以前就患有严重的支气管炎,每年到了冬天都要住医院。到后来发展成为肺气肿,肺原性心脏病。记得从一九七零年开始,老人家住医院的次数增加了,每年不再是一次,而是两次或者三次。这对我们家里无论是在经济上还是在人力消耗上,绝对是一个巨大的负担。我的不济的命运主要是从这时开始的。

记得有一年是让我几乎匍倒下去起不来的时候——快过春节了,年货要置办,老父亲却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当时尚是一名车间里顶班生产的工人,没有其它办法,只好白天在厂里上班,晚上到医院陪护老爸。弄得晚上白天连轴转谁受得了呵,那可不是一两天三五日短时间,而是一个月,一个多月,往往找不到一点点喘息机会。更让我疲于奔命的是,也是在这年春节前,我的大妹妹要出嫁,我的大弟弟要娶亲,准备嫁奁,置办婚宴,全盘事情没人能替我,全压在我一个人身上。弟弟妹妹不能帮吗?弟弟身体不好,妹妹一个女孩子家跑不了外边的事。那时我们家又没有钱,全靠四处借,我好难好难呀!这让我真正知道了什么叫作做人难,处世累。于艰摊竭蹶之中,真好想有个人能帮一帮我呵。

如果说我还有一些幸运的话,那就是我三弟慢慢长大了。我三弟不仅身体健壮,天生聪明,还及早地就明白了手足相帮的道理,十五六岁时就让我看到了希望。

那是一九七六年冬天,我三弟就要满十六岁了,他对我说:“大哥,家里的事情今后让我承担一些。你也该缓上一口气了”。听了他的话,我感动得直掉泪。从此我开始抽暇整理起我的文学创作素材来。

我三弟知道后对我很支持。我老爸对我也很支持。我从一九七七年春天开始,又拿起了我放下了许久的笔。也就是说,我的创作之春又开始了,第二次投身于我的长篇小说创作。

可是好景不长,困难还有很多,有如翻过一山又一山……

 

2022-07-18写于新乡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1598

(10)
上一篇 2022年7月18日 上午1:18
下一篇 2022年7月18日 上午6:42

相关推荐

  • 我们的父亲母亲(三)

    老爸老妈一辈子养育了我们兄弟姐妹6人。虽然我们都没有太大的出息,但都是安分守己的良民,正像冯巩他妈说的那样,“监狱没咱家的犯人,医院没咱家的病人”。这也是老爸老妈一辈子的心愿,只要平平安安,不求大富大贵。

    2022年5月20日
    357100
  • 周勤老师

    杖朝之年的他
    清瘦瞿烁隐有古风
    他叫我芳儿
    送我自己写的诗

    2022年5月17日
    10.2K201
  • 与名家的午夜约会

    与名家的午夜约会 东瑞        灯灭了,夜深了,月亮沉落,时间之门被紧锁。四周如黑沉沉的大海,恍惚间我如无法自控似的,灵魂出窍,也不知几时走出窄逼的书房,顷刻间已经坐在一座高山上一块伸出的的探海石上。大地很静,静到仿佛可以听到时间老人脚步走动的声音。 黎明的太阳还未升起,一切都还是黑沉沉、昏昏蒙蒙的,什么也听不见…

    2022年7月24日
    2.5K431
  • 蘇州古巷情悠長(散文)

           情迷苏州小巷,不是来自古籍,毕竟我少涉猎典籍;也非百度后的诱惑,说来可能你不信:有一次澳门笔会请我担任他们“李鹏翥纪念文学奖”的散文、小说的评审,我在散文组内读到一篇描述苏州小巷的文章,爱不释手,读了多次,就把我迷住了。当时我的推论是这样的:能够选择苏州小巷为书写对象、又被澳门笔会选为参选的散文,怎么说都有可观和游览之处。 从此苏州小巷烙印在我…

    文化 2022年5月14日
    406113
  • 小说《小蒂蒂》连载之八——守节

    八、  守节 春天的夜晚,风吹着,有几分凉意。 王锁走在路上,却觉得爽快而惬意。喜悦涨满他的心房,身子轻飘飘的,抬脚迈腿分外高远。 “哈,我就要娶她了。”王锁想着,笑意慢慢地在脸上蔓延。 “她会不同意吗?不会。不会的!她拒绝我?有什么理由?哈哈,不会的。不会的。这事,十拿十稳。” “好,冷糕热媒。我这就去找个人……” 王锁边走边想。他一刻也等不及了,顺路就向…

    2022年6月24日
    28715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21条)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