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里的,那两排白杨树

189781128532519418 7月14日,是离开最后一个校园的日子,那是三十多年的事了。离开之后,也曾许多次进出过其他美丽优雅的校园,但总不比她来得那么的亲切和温暖。

*

离开那日的上午,天气晴好,提着行李,最后一次走在校园教学楼与大门之间的水泥路上,一步三回头。

同行者仅有一人,是位女同学也就是后来的妻子,,,几十年来一直保持的那种风格,声音不大、温柔地说着什么。而我却心猿意马,左顾——蓝球场、排球场,右盼——规格标准的足球场,似乎又看到了同学们生龙活虎的身影,听到了那些快乐的呼唤。

路旁,生长着两排整齐的白杨树,绿色的树叶和纤细的枝条丝稳不动,小臂粗细的主干直挺挺地站立着,似乎向我们行注目礼。

我知道,与这些树们这一别,不知有多少年才能相见,可能,再也不会相见。

*

我们同学习惯地称学校和所在地为港城校、港城,是因为,校园的东边是当地仅有的一个公园,公园的东边有一条主干道,向北约一公里多,就到了大海边,那边有一个当时全省唯一的一个海滨浴场。而浴场的再东边,就是当时华东地区最大的海港。

校园,座落在向南的山坡上,北边是一个军分区所在地。校园北门是个不到一米宽的小门,正常都锁着。石头垒砌的围墙离这小门不远,有一处有些破矮,下面却放着一块石头,聪明的我们一看就知道,这个地方是学兄们晚间出入的地方,后来也成了我们男生潜出潜入的“关口”。

校园南大门紧挨着一条东西向的双向铁道线,一旦有火车通过,专设的栏杆会落下,并提前会发出叮叮当当的铃声,直至火车通过结束。那声音在夜间特别清亮,开学后过后好一阵,我们才适应。

沿着学校南门铁路外的石子路南行不到百米,转向东,行约四、五百米,便到了镇区主干道,向北便是那海滨浴场,而向南经农贸市场和临街房屋,再穿过一条国道,便出了镇区,沿小路继续向南,便到了山峰绵延不断的山地。

这些山不算高,海拔在八、九百米左右。虽然不高,但四季常青,经常云雾缭绕山尖,好似一片仙境。

有山、有海,有火车,有着美丽的校园和可敬可爱的老师和同学,在校就读的几年,事后回想,是最幸福开心的日子,许多事儿,都值得久久的回味。

*

我所学的专业仅有两个班,每个班有三十位同学,二十二个男生,八个女生,后来加进了五位来自新疆跟班培训的同学。班级依旧实行的是中学模式的管理,只不过经常上“大课”,两个班的学生挤在一个教室里。

同学们是很喜欢上大课的,一则人多老师对纪律管理得松些,二则同专业的两个班同学更多了些交流相处的机会。对于我来说,受益恐怕是最大的,因此认识了那个班的老乡暨女同学,毕业后成了我的妻。

校园的学习和生活既紧张又愉快。紧张的是大家在学习上都暗自较劲,我还好,每个学期都拿到了奖学金(不分等级)。愉快的是同学们的相处融洽,收获了许多难以忘怀的记忆。

每天下午两堂主课后或在晚自修前,我班男同学一起挤在教学楼最高层的教室外走廊中,二十二位男生自发的引吭高歌,唱些当时的流行歌曲,这是全校很是抢眼的“景观”。歌声震天,歌罢欢语,引得其他老师侧目,逗得其他班男女生戏称为神经病,而我们照样我行我素,天长地久,所有的人终于习惯,而我们一直保持到临近毕业前。

每周的体育课,老师经常将两堂课并为一堂课,时长九十分钟,将男生一分为二,正好两支足球队,正好打一场足球赛。没有统一队服,便在上装上打主意,比如在夏天,一队穿汗衫,一队光上身,名其曰:“汉奸(汗衫)队”、“罗汉队”,我往往在罗汉队,踢左边锋,偶尔也做回守门员。尽管球技与专业队不可同日而语,但两队优者所组成的足球队,年年都是学校比赛的“冠军队”。

每周一天的休息日,是最开心的日子。去海边看日出,看波浪滔天,看海鸥展翅,看船帆点点。参加大小不等、人员有异的团队去爬山、野炊,看云雾缭绕、看花红树绿,看层林尽染。到处借自行车,约好要好的男女同学,骑车游览附近的景点。一路汗水、一路欢歌,一路愉悦,如果车后座能坐上一位女同学,那更加是件开心幸福的事儿。

…………

*

光阴如逝水,毕业后,与同学们大规模聚过两次,一次是2007年她们班同学聚会,我为“特邀嘉宾”,一次是2011年我们班同学聚会,地点都在港城,校园依旧在,但学校已被合并迁往新的地址。人非,物也非,大门前的铁路线已被改修成了宽敞的大马路,由于修路,原来标准的足球场被缩小了约三分之一。教学楼虽然被装饰一新,而食堂、男、女宿舍楼、实验楼、教职工宿舍楼破败了许多,校名当然也被其他被取代。只有,校园内主路边的那两排白杨树,依旧郁郁笼笼,主干如柱,华盖遮天。阵风吹过,树叶哗然,很象是欢迎我们这些久别的游子似的。

*

最后一次的相聚,距今也已十年有余,大我两岁、可敬、可爱的班主任李老师,都已仙去三、四年了。虽然有QQ群、微信群,但聊天的却很少,最多看到些问候的图片。是的,这么多年来,各人经历各异,心境各异。可能,内心深处的同学感情应该不会淡漠吧。

*

很是思念那些白杨树,他们如同哨兵,守候了我们一届又一届的同学。又如同见证人,见证了校园里曾经发生的所有事儿。

多年未见,他们,又该粗壮繁茂了许多了吧。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1395

(4)
雨中行走的鱼的头像雨中行走的鱼
上一篇 2022年7月15日 下午12:37
下一篇 2022年7月15日 下午1:00

相关推荐

  • 五一快乐,讴歌

    在五一劳动节 心如一团火 愿世界和祥 愿世界和谐 放飞和平鸽   劳动者 最光荣 劳动者最骄傲 劳动者从容不迫 劳动者最幸福快乐   脸上绽放笑容 汗水算什么 可爱 可亲,脚踏实地 用双手创造着自我 为劳动者礼赞 为劳动者讴歌  致敬劳动者 祝五一节快乐,快快乐乐——————

    2024年4月28日
    490470
  • 儿时伙伴小四

    小四和我同龄,是我表舅家的弟弟。家里哥四个,他是最小的。我们俩一起长大,是光屁股娃娃。在我上学之前可以说我们是最好的伙伴,记得我无论是玩什么都要叫着小四。我们一起装鬼子,一起玩抓特务,一起够榆钱,每天吃完饭后就是我们的娱乐时间。 我心粗,小四心细,每次玩时小四都要提醒我,要有方法,不要出事。那时我们最开心的事,就是夏天到庄稼地边的池塘中放鹅,鹅在地边吃草,我…

    2022年7月3日
    4.4K40
  • 把忧伤写满枯黄

        秋风萧瑟 秋雨绵延 满地的落叶 把忧伤写满枯黄 有风的日子 飘向远方   雨滴 把记忆写满心伤 雨停的时候 呆呆的眺望 扔掉手绢 心向远方   昨夜 把情怀写满红叶 悄然深藏 播下希望的种子 等待春天发芽 总有美好的时光        

    2023年10月12日
    541180
  • 诗歌:怀旧

      怀旧 – 在黑夜的尽头,曙光一个 漂亮的转身 把夜色塞进了 母亲燃着麦秸的灶膛 升起的炊烟 如同田野上摇曳的 妹妹一样好看 父亲扛着犁铧的 身影,被露珠收藏 村庄伸了伸懒腰 挥着鞭子,把牛羊赶出了圈栏

    2023年12月27日
    534280
  • 师恩难忘,今夜无眠

    去岁慈言犹在耳,今春于请再无言,长记慈惠传后生,永留师范在人间!               有一种缅怀,叫2015! 人到中年,少有感动,面对一些状况,有更多澹然,但2015年初的这一场意外,却让我们猝不及防、心劳意冗、集体无语,现在,我感到一种深切的不由自己的悲恸,在这深夜,我想在灯下再好好静静,再好好反刍一下您的音容笑貌,再好好回味一下您的慈祥关爱,静…

    2022年12月8日
    9624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8条)

  • 风雨的头像
    风雨 2022年7月15日 下午8:22

    美图,美作,分享精彩,问候,周五愉快![花][花][花]

  • 蓓蕾含香的头像
    蓓蕾含香 2022年7月15日 下午8:38

    母校,老师,同学一辈子也忘不了的情谊,感同身受。我想起在离开学校那天晚上,难舍难分的情景历历在目,我抚摸着亲吻着天天在上面锻炼的单杠双杠,泪水不断涌出,后来有几个同学陪伴我睡在教室的椅子上,其实我们一夜未眠,第二天一早坐上汽车离开了家乡,离开了学校和同学们。

  • 情满乌江的头像
    情满乌江 2022年7月16日 上午10:30

    难忘的往事,最美的年华,真挚的情感,读来感人至深。[赞][赞][赞][花][花][花]

  • 难诉相思的头像
    难诉相思 2022年7月17日 上午7:20

    学业、爱情双丰收的校园生活,一定羡煞了众男生。

  • 炫风之影的头像
    炫风之影 2022年7月17日 上午10:30

    学校生活,留恋难忘。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