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香港大公报的四十载文字情缘

2022071405215792

四十载文字缘

东  瑞

报上读《我与大公报》专栏,才知《大公报》已经创办逾一世纪,经历三到四代人的时间;到邮局寄信,猛然看到墙上张贴着《大公报》发行纪念邮票的海报,一时感触万千,回忆的河水迅速倒流。其他方面我真不敢说,如果说起与《大公报》的文字缘,我倒是有点小资格。

如果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算起,与大公报的文字缘分,已逾四十年。

1972年,我和妻子刚刚踏上香港这块福地,人生地疏,举目无亲,工作无着,心情彷徨;于是业余写稿,聊以自慰,也换点稿费,弥补家用。我很希望以文字的突破来改变命运,花了好几年,日以继夜地拼命,陆陆续续写成了二十几万字的长篇小说《出洋前后》。1978年大着胆写了一封毛遂自荐的信,将整部书稿寄到大公报小说版,出乎意料地很快收到编辑部即将连载的回复,令我惊喜万分。小说连载了十个月。由于该书内容写的是华人落番的血泪史,淡化政治,带有历史的普遍性,先后获得两岸三地出版界的接纳,出版了香港版、中国大陆版和台湾版三种版本。大陆版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还请老作家艾芜写序;台湾版前几年由金门文化局李锡隆写序后出版。这一切,如果不是先在《大公报》小说版连载的影响力,很难办到。一家有那么长报龄和档次的老报纸,向一个初到贵境,毫无名气的陌生小作者伸出温暖的大手,给予关爱和支持,我无法不感动和感恩;此一件事,从此鼓励了我在文字创作走上不归路,一走就是半个世纪,《大公报》不愧为我漫漫文学长路上的引路人。它也让我感悟到一张历史名报对于文学开拓、新人培育的重要。

那之后,《大公报》成了我工作和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报纸。八十年代,我在三联书店工作,书籍需要评介,我有不少评介图书的稿件就投给《大公报》的「读书与出版」副刊刊出;后来评论版约我写稿,我说我不擅写政论,他说可以写文化评论,这文化的涵盖特别广,我生怕批评得罪人或被人对号入座,当时就用了“上官泰芙”这个比较特别的笔名,引起种种猜测。在该版一写十几年,还从中选萃由香港艺术发展局资助出版了一本《香港文化浅谈》的小书,在2007年与2010年印行了两次。

IMG_2610

在评论版撰写告一段落后,与《大公报》的缘分没有中止,我开始又在每周一次的「文学」周刊、天天见报的「大公园」副刊投稿。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到二十一世纪初期,纸质报纸发生骨牌效应,许多晚报停刊,存活的,报纸上的小说版或副刊也陆陆续续消失,原有五家具有影响力的文学副刊或周刊都陆续遭砍杀,只有《大公报》的「文学」版突围而出,坚持了下来,一直到前几年才完成了其历史使命。文学版的几位编辑一直刊用我的小小说和散文,而且不时放在显目的位置,令我受宠若惊。我很喜欢该版的编排,严肃活泼兼具,因此也常常把自己较为满意、感觉写得较好的小小说投过去,这些小小说后来也成为我参赛、结集成书的重要稿源。几任编辑认稿不认人,依然不因为我无甚大名气而计较,用稿率几乎百分之百,实在令我感动不已。

IMG_2609

这样,蓦然回首,世事沧桑,我在不同版面以文字结缘大公报,不知不觉竟接近半世纪了。这几十年中,大公报馆地址,也从湾仔轩尼诗道的国华大厦搬到香港北角健康东街39号的柯达大厦,再搬到香港仔田湾海傍道7号兴伟中心。记得在轩尼诗道是和新晚报同一座楼,交稿的时候,还见过老总严庆澍(名作家阮朗)。我的稿件也从原稿纸上用手书写「进化」到计算机打字、电邮发稿。

在《大公报》创刊一百二十周年的日子,回顾昔日岁月如过电影,幕幕动心。那些年,我给很多报纸的副刊写稿,没有一家让我这样坚持,也许《大公报》也派发到港九部分地区屋邨的关系,不少朋友常常取阅,常常打电话或发讯息来告知读到我文章。至于好几位有文字来往的编辑,无论年岁多少,我都很钦佩尊敬。谁说编辑只是园丁,他们还是无私的文友和师长呢。

(本文曾于2022630日发表于《大公报》副刊)

images

天津《大公报》旧址

800px-HK_Hennessy_Road_Kwok_Wah_Bldg_Causeway_Bay

     七十年代大公报旧址(香港轩尼诗道国华大厦)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1284

(25)
上一篇 2022年7月14日 下午1:06
下一篇 2022年7月14日 下午7:56

相关推荐

  •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五)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十五) 中篇小说《师傅和我及其它》在《人民文学》副刊上发表之后,在我的同学圈里引起了十分强烈的反响。特别是我的初恋,一次次写信要求和我见面,我就答应了。 十六年没有见面,这次见面自然是异常罕见的。无论是她,无论是我,都是在爱的炼狱里经过烈火般煎熬才能获得新生的。这里就不赘述了。 见面之后,我们各自谈了对文学的不同见解,自然也叙了别情。她鼓励…

    2022年8月7日
    402360
  • 抗疫手记——解封

    记录身边故事

    2022年5月29日
    3.5K200
  • 秦隶简说

    秦隶,是汉隶的祖先。 汉隶,后秦隶两百多年才出现。 秦隶,据说是秦时狱吏程邈研创出来的字体。程邈曾经当过狱吏,就是管犯人的档案之类的小吏。他因对赢政有些意见,管不住嘴巴,赢政对此不高兴,就叫他在离秦都不远的云阳县监牢里老实待着。程邈坐在黑屋里,无事可做,就回忆他记录犯人档案的事,那真是一段很烦人的经历。李斯那家伙为了让六个国家不同的字能“书同文”,便改造了文…

    2022年6月30日
    868100
  • 油菜花 

    油菜花 尤今 晕眩。 我因迷醉而晕眩。 此刻,站在苏格兰乡间的一条小路上,两旁,铺天盖地的油菜花,蔚成了波澜壮阔的奇异景观,那种汹涌澎湃的艳黄色呵,得意非凡地展示着花团锦簇的春意。微风过处,蓬蓬勃勃的花瓣微微地颤动着,像是满天快活地飞舞的小蝴蝶。 大地寂静无声,可是,我却奇妙地听到了悦耳的喧嚣。啊啊啊,平生第一次,我惊喜地发现,原来,颜色竟然也能如此热热烈烈…

    2022年7月4日
    4.2K150
  • 怀念粽子飘香的日子

     吃着香甜的粽子,让我想起十几年前在哈尔滨过端午节的一件事儿。

    文化 2022年5月15日
    42210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43条)

  • 难诉相思
    难诉相思 2022年7月14日 下午2:34

    东瑞老师对文学创作锲而不舍精益求精的精神,值得我们每一位文学爱好者学习和效仿。[赞][赞][赞]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7月16日 上午7:19

      @难诉相思谢谢难诉相思老师的夸奖,我没有怎样地好,对写作只是一种兴趣和爱好,后来就渐渐变成了生活和生命里的一部分。

  • 情满乌江
    情满乌江 2022年7月14日 下午3:05

    四十载文字缘,难得,可贵!靠文字安家立命,这一份潇洒万里挑一。《大公报》《文汇报》都是香港影响力很大的报章,能在纸质媒体的典盛时期在《大公报》浅吟低唱,这份荣耀也是千金难买。祝贺东瑞老师![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7月16日 上午7:25

      @情满乌江杨先生,谢谢来评,写作只是工作之外的业余,成为“专业”大约仅是失业时期的那两年,主要香港是商业社会,写作无法养活作家,这与内地不同;香港报纸黄金时代,被报纸长期养起来的写稿老不出一两百人。现在大概没有了,我的职务从八十年代开始,一直是编辑。

  • 碧宇流云
    碧宇流云 2022年7月14日 下午3:16

    人生阅历文海中,锲而不舍集大成。
    睿智博识灵善爱,文化战场一精英。
    —–读老师新作拙笔

    祝贺东瑞老师以您睿智的头脑、勤奋的天资、丰富的阅历、善良的秉性、夫妻同心、砥砺前行,奋斗四十载的艰难历程,最终多次三地出版长篇小说文学作品等获得辉煌的业绩!令人心灵震撼!您是广大读者心灵深处的良师益友;您是带给苦难中加力量,不要放弃的光明使者;您是带给读者希望,追逐理想的导师!可见东瑞老师对社会、对人类已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老师啊!老师向您致谢!向您致敬![赞][赞][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花][花][花]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7月16日 上午7:30

      @碧宇流云谢谢流云老师赠诗又写评语,那么认真,感动感恩。写作只是我小时候开始产生的兴趣,一直到大学毕业到香港后,才开始发表。不好那样赞美我,令我万分惭愧不安。我真的只是很普通的作者,不要说内地,如今很多人不知道东瑞是谁,香港比我强的不知有多少。这是大实话。

  • 不变hong心(黃梅麟)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7月14日 下午3:34

    非常佩服东瑞兄对文学的坚持精神,配合对文学的爱好和写作的天份,写出了许多极有份量的作品。所以得到大公报的认可,一直为大公报供稿,对香港社会起了积极的作用。
    我在1972年到香港后,便在裕华国货工作,在我工作的出纳室的报纸就是大公报,所以我就一直看大公报,直到1975年我一度离开香港为止。
    看东瑞兄的人生轨迹,真是积极奋斗,对文学无限的热爱,对写作从不言倦,精益求精的战斗的人生轨迹。东瑞兄很有成就,但却非常谦虚,并热情帮助各地文友,是值得我们尊敬的老师!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7月16日 上午7:37

      @不变hong心(黃梅麟)谢谢梅兄的评语鼓励,这大半生与报纸的缘分也不可思议,我几乎写过香港澳门大部分报纸,蓦然回首,与大公报的缘分最久,大公报也是文学专版(周刊)坚持到最后才撤销的报纸。大概稿件特别挤,我的文章到后来每个月最多3——1篇。估计有固定专栏海外作家,我代转朋友的稿,没有一次成功。难度高。谢谢你看重,我的文章一定来看。

  • 东北老太太
    东北老太太 2022年7月14日 下午3:45

    成绩斐然,令人羡慕。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7月14日 下午4:31

    东瑞老师 您又让我开眼了 我现在越来越爱读您的文章 每次都让我得到了享受 良师也 良师也!

  • 2272 张英辅
    2272 张英辅 2022年7月14日 下午4:39

    又把大作读了一遍 最佩服的就是您的进取精神 不言弃 不言败 也不言倦。 您之所以成功 贵在精神也。我会把您的每篇文章精读再精读,堪为我师也!

  • 灿烂阳光
    灿烂阳光 2022年7月14日 下午5:03

    《大公报》于您有伯乐之情,知遇之恩,您和许多作家的高质量的创作也成就了《大公报》。

  • 柳絮晗烟
    柳絮晗烟 2022年7月14日 下午6:15

    您四十年的坚持,成就了自己,也愉悦了无数读者。非常荣幸能在这里时常拜读到您的文章和不吝的赐教![花][花][花][赞][赞][赞]

  • 四格格
    四格格 2022年7月14日 下午8:26

    如果你没有底蕴,机会也不会从天而降;如果没有伯乐,也就不会有千里马;相互成就,相辅相成。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7月16日 上午7:47

      @四格格谢谢四格格的至理名言,有道理;不过,说实话,我只是小巴拉子,大公名家多,没有我,依然可以办得出色。

  • 蓓蕾含香
    蓓蕾含香 2022年7月14日 下午9:26

    像大公报这样的媒体对老师作品的认可,足以说明老师的文章达到一定的高度,也是老师写作锲而不舍的成就,以至于到现在的不写最累,写作早就融入老师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您的这种对文学的热爱,对写作的执著,对文友学生的诲人不倦,虽有成就为人谦虚低调,做事情精益求精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向您学习!为您喝彩!向您致敬![赞][赞][赞][花][花][花][喝彩][喝彩][喝彩]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7月16日 上午7:51

      @蓓蕾含香谢谢王老师的认真阅读和详细评语,令人受到万分的鼓舞,大概就是那股锲而不舍的精神才能令我坚持到今天吧。也很感谢你一路来一直“追踪”我的文章。

  • 风雨
    风雨 2022年7月14日 下午10:16

    分享精彩,问候学习,学习受益,[花][花][花]

  • 炫风之影
    炫风之影 2022年7月15日 上午10:21

    四十年,难得,很赞。

  • 会飞的鱼儿
    会飞的鱼儿 2022年7月15日 下午1:34

    东瑞老师所说的“兴趣、坚持、认真“”,由此文可见一斑,四十年,那得有多大的执着之情才能让一个一个单一的字符于笔端处妙笔生花,且以文学创作作为自己的职业,钦佩!问好东瑞老师,最近忙于高级职称材料的整理,知道你发了多篇文章了,等有空继续来读。。[花][花]

  • 梦菊
    梦菊 2022年7月15日 下午2:16

    编辑和作者也是讲缘分的。您与《大公报》的这40年情缘值得珍惜。

  • 刘艳珍
    刘艳珍 2022年7月15日 下午2:19

    大公报认稿不认人,风气非常纯正。这些年东瑞老师在大公报刊登的作品,闪烁着文学的光辉,鼓舞着众多读者[花][花][赞][赞]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7月16日 上午7:56

      @刘艳珍是。认稿不认人。都是好报纸副刊的第一原则。不然都靠关系,文章质量就不保证了。谢谢刘老师对我的鼓励。

  • 阿明同志
    阿明同志 2022年7月15日 下午10:25

    如果不是读到此文,还不知道东瑞先生还有与《大公报》的深刻渊源,早知老师勤勉,大报编辑更是慧眼识珠,四十年的笔耕不辍,真心敬佩老师的执着,再一次印证了不写最累,庶几成功的道理。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7月16日 上午8:01

      @阿明同志谢谢车老师的评语,好久没文字来往。喜欢文字,才能坚持那么久。文字比较永恒和长久。惊喜你的来访,还记得2013年在新浪你给我写的人物印象记。犹如一把火,激励我在新浪写东西,烧热我贴文的热情。你文舞的鼓文,把文字舞会推向一个高潮。

  • 锦瑟黎燕
    锦瑟黎燕 2022年7月16日 上午10:09

    东瑞老师与名声遐迩的《大公报》四十载文字情缘,在老师娓娓道来的深情回望之中,以细节绵密,情景交融,个人际遇与在《大公报》发表作品,结集出版的前因后果,灵动呈现,感人至深。让我感觉,作者与副刊编辑的莫逆相知,相互送暖之温暖芬芳,沁人心脾啊。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7月17日 上午9:34

      @锦瑟黎燕谢谢黎燕老师的仔细认真评论,那时为了生活,没办法,什么工作都先去做,也想从文字突破困境。因此才有何大公报的一段缘。

  • 霁月
    霁月 2022年7月16日 上午10:09

    仅那么早就连载长篇小说,还多次出版各种版本,老师的勤耕之路和成就让我敬佩和敬仰。

  • 似水若烟
    似水若烟 2022年7月19日 下午11:00

    这么大的作家,偏偏这么谦虚谦逊,真的让人又尊敬又亲近

    • 黃東濤(東瑞)
      黃東濤(東瑞) 2022年7月20日 上午7:11

      @似水若烟我真不是大的作家哈,你到大陆走一圈,已经没人知道东某是谁,唯有香港学界、图书馆有我一些书而已。

  • 悠扬琴声68
    悠扬琴声68 2022年7月20日 下午6:25

    东瑞老师与《大公报》的四十载文字缘,如鲁迅所言:“弄文学的人,只要一坚韧,二认真,三韧长,就可以了。”您做到了,成就了与大公报的文字缘。[喝彩][喝彩][喝彩]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