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连载:纯真时代(十一)

2022070707141713

十一、

这个寒假过后,三霸回来的信就密了。邀请卫东和三丫去福建玩,也透露了毕业后想回家乡工作的想法。

警校是专科,三年就毕业了。卫东比他们先一年毕业,分配在鄂州市公安局110工作,9月份上班。上班前,约三丫去福建玩。他们先从武汉坐火车到株洲,买的站票,车厢里挤得人摞人。卫东实习时,坐火车外出办案,有经验。他带来一张剪过的席子,铺在椅子底下,让三丫站累了,进去躺着。自己爬到行李架上睡着,比活生生地硬站,舒服多了。

花了四天时间,才到福州站。因为提前发了电报,三霸在火车站接到他们,直接带去旁边的客运站,去厦门。三霸说,福州没有什么好玩的,我们去厦门玩吧。在福建三年,三霸也没有去过厦门呢。

三人租了一艘快艇,先是环鼓浪屿岛转一圈。快艇的速度,像是一颗子弹,在海浪上跳跃。打得三霸和卫东蛋痛。三丫也是,站起来,又怕被弹飞出去了;坐下去,屁股被打得生痛。三丫的清汤挂面式的长发及腰,又粗又硬。速度让她的头发飘起来,打在三霸的手臂上,酥酥麻麻,触电的感觉。在鼓浪屿码头下船时,三霸和卫东不约而同,拉开短裤,偷窥一下,看蛋蛋破冒。

码头上,有人拎着桶卖海鲜,海瓜子,三毛钱一斤,一桶5、6斤,因为傍晚,一元钱,全部倒给他们啦。他们找了一家餐馆,给了两元钱加工费,就是放在清水煮一下,给了一点黄豆酱,好吃极了。不一会儿,居然就吃完了。餐馆里也有活着的海鲜,可是,贵得很。三人又跑到海边,收了蛏子、蟹、虾,还是回到刚才那家餐馆,给了加工费,一边吃,一边喝冰镇啤酒。海鲜本是不塞肚子的,三人硬是把海鲜吃饱了,一边抚着肚子,一边散步环岛游。

一个不起眼的小咖啡店,挤满了人,晚上,桌子都摆到街面。一打听,楼上住着舒婷。那时候,全中国的人民都会背两首爱情诗。一首是裴多菲的“我愿意是急流,山里的小河”。还有一首就是舒婷的《致橡树》,“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他们发现,舒婷的家楼下,一棵巨大的古榕树,树身上,正怒放着攀援的凌霄花。

鼓浪屿就那么大,转来转去,他们又转到了舒婷家楼下。这时候,天黑了,咖啡店拉了电线出来,在路边摆了音响,卡拉OK。他们爬上一木成林的攀援着怒放的凌霄花的古榕树丫上坐着,看着底下烟火气息的红男绿女们。另外一个方向,是黑色的海,蓝色的天,日光岩的暗灰色的影子。一切是那么的虚幻缥缈,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在这个四面环海的小岛上,感觉陆地是那么的远,好像另外一个世界一样。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亲人,梦境一样,分不出来,那边是现实。

三人拼命地熬着,就是为了看海上日出。来鼓浪屿游玩的外岛人,都挤上了日光岩。天先是蓝的,突然就黑了,正是传说中的黎明前的黑暗,接着,红云中一个亮点,猝不及防,彩霞满天。红彤彤的太阳,跃出海面,海水都被彩云染红了,分不出,那是云,那是海。众人都在欢呼,尖叫,整个月光岩,整个鼓浪屿,四周的红色的海水,都浸润在欢喜雀跃的欢笑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0523

(1)
上一篇 2022年7月7日 下午3:08
下一篇 2022年7月7日 下午3:16

相关推荐

  • 立秋日写诗四首

    立秋日写诗四首: 居家的日子里文/李传民居家避疫好时光,敲键吟诗炼句忙。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章。狼毫端砚丹青舞,龙井紫砂韵味香。马尾松风频入耳,巴山夜雨打芸窗。 七夕吟文/李传民昨夜星辰昨夜风,搭乘玉兔到苍穹。鹊桥改建高铁路,银汉兴修不夜宫。织女服装销海外,牛郎稻菽茂葱笼。谈情不再七夕泪,云雨爱河瀑彩虹。 七夕叹文/李传民记得当年河汉会,婆娑泪眼话衷…

    2022年8月6日
    2.4K90
  • 耍蛇人

            上世纪30年代的贵州,交通非常不便,境内仅有一条公路,整个山区非常闭塞。这样一来,贵州境内的第一大河——乌江就成了进出贵州的黄金水道,位于乌江边的沿河县城,自然就成了商贾云集的地方。伴着整齐的桨声,一艘艘满载沿河土产的木船顺江而下,把桐油、山羊、木材、蓖麻等运往重庆、汉口、上海等地;再随着悠悠…

    2022年5月22日
    7.9K171
  • 小说连载:纯真时代(七)

        七、 初三,大家都收心准备中考。这一年,鄂城独立,从黄冈地区分出去了,成为和黄冈地区一个级别的地级市鄂州市。鄂州是春秋战国时期,楚王分封其子为鄂王,修筑的鄂王城。湖北简称“鄂”由此而来。三国时期,孙权在此建立吴国的都城,改名为武昌,意为“武力昌盛”。毛主席的“才饮长沙水,又食武昌鱼”,这个“武昌鱼”就是鄂州樊口的团头鲂。与现在的武…

    2022年6月19日
    2.9K00
  • 漫谈:向大家聊聊我自己 (二)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 (二)        人的生命大约都有极值,也有低潮。        但我的极值太短了,就像流星一样,很快殒灭了。        我的诗集是1965年冬开始整理的,到了1966年春夏之交准备付印,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诗集的小样都打印出来的时候,却被叫停了。        不过,我还算坚强,并没有受到多大打击。我以我旺盛的精力,继续从事我的业…

    2022年7月2日
    371220
  • 与卯酉河博客同行,给力

    感谢江苏众声网,感谢卯酉河博客,感谢晓舟老师,与你们同行,给力!

    2022年5月30日
    35812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