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四)

欣赏--古诗·《夏意》
向大家聊聊我自己(四)
       关于我的家庭,还必须接着聊。
       我们家里,本是世代簪纓,世代书香,我的曾祖父虽然命运不济还是个举人,但到了我祖父,却变成了大白丁。这是谁都意想不到的。
       大白丁是什么呢?现在的年轻人有很多人不大知道了,大白丁是特指没唸过书的人,大字不识一个,睁眼瞎、大文盲。这在我们这样的家庭里,的确很罕见。
      我们再回头说我的曾祖父,十九岁中举,满腹诗书,那是个何等恃才傲物的主儿。可是天不佑人,无论在哪方面皆远远不如我曾祖父的同窗们,都中了进士,他却无缘金榜。虽然仍可以弹琴高歌,仍可以吟诗作赋,仍可以凭着灵感水墨丹青,但哪里还有那份心情。十九岁呵,风华正茂的金色年华,相伴的却是没有尽头的黑暗,经受不住呵!
       在自暴自弃中,在无所寄托中,我曾祖父吸上了鸦片。
       不过七八年光景,一个偌大的家被他弄得地无一垅,房无一间,栖身到了破庙里。我的曾祖母带着三岁的儿子,投靠娘家去了。
       可想而知,无衣无食,寄人篱下,我祖父哪还会有读书的机会,勉强没有被饿死,己是万幸。九岁就给人当学徒去了。
       好的一点是,我曾祖父身边虽然什么都没有了,但还保有家传的数十篓书籍在身边,离世后传給了我的祖父。
       我祖父一辈子没有读过书,深受无文化之苦,有了我父亲之后,发誓要让我父亲读书。而我祖父只是个织丝匠,出师后凭亲戚帮忙,开了个织丝铺,进项不多,靠省吃俭用,咬着牙让我父亲进了私塾,前后读了近六年。好在我家还有几十篓书,我父亲接着读了好多年,文化不在一般人之下。我父亲琴棋书画皆通,都是从我家书篓里的书本里学来的。
      可是我们家犯了十九岁的忌,我曾祖父十九岁双目失明,我父亲十九岁那年,在生意上都给人站櫃台主帐了,尤其是算盘打得远近闻名,我祖父却染病去世了。
       我祖父是个大善人,爱给人帮忙,那一年是因为闹霍乱,我们村病死了很多人。我祖父有病那一天,是因为帮三家亡人穿寿衣,回来就病倒了,因而亡故了。
       我父亲虽然十九岁,但开始了他的传奇人生。
       首先,我父亲是个吃过大苦的人。那是民国三十一、二年,河南连年闹災荒,缺吃少穿,民不聊生。为了生计,我父亲收集一些故衣,到辉县山里边薄壁镇去卖,然后带着赚的一点钱,再跑到武涉县木兰店镇买回价格稍低一点的绿豆,晚上回到家和我母亲磨凉粉。我母亲白天卖凉粉,我父亲白天就要像急行军一样,来来回回徒步行走200多里地,把磨凉粉的绿豆给赚回来,这是能把人累死的日子。
       来一段小插曲吧。
       有一次,在輝县薄壁镇我父亲碰到他私塾老师在招兵,我父亲问:“什么兵?”老师说:“游击队。”我父亲又问:“打日本的?”老师说:“对。”我父亲想:“打日本好呵,何不帮老师出把力。现在村上很多人吃不饱饭,来当兵一定有饭吃。对乡亲也是好事。”他回去就对乡亲们讲了,第二天就集结了七十多号人,浩浩荡荡向山里奔来。可是进山的当天晚上,突然听到了枪声,不知是谁一声喊:“快跑!”大家一口气又奔回了老家。
       事情没有帮上忙,不啻是一场笑话。
       可是我父亲老师看到我父亲心里边是拥护抗日的。当时是在国统区,老师共产党员的身份不宜公开。其实当时招乒招的是共产党的队伍。这之后,恰逢日本人到我们村抓苦力,强迫到铁路上装卸火车,我父亲也被抓去了。老师听说后就交给我父亲一个任务:为共产党提供铁路上的情报。我父亲屡屡冒险,出色完成了任务,使武工队多次截获了日冦军火物质。这在我父亲一生是一段引以为傲的历史。
       日本投降以后,我父亲因为有文化,被提拨为车站的站务司事,解放后当了副站长。我们家的生活上了一个新台阶。
       但我父亲也做过一件非常懊悔的事,那是1949年解放军要南下时,他的老师已经是副旅长,想带他随军南下。但我母亲死活不同意我父亲离乡背井,最终没有成行。他老师南下后来过一封信,说被调到了地方,在四川某地担任地区副专员。
       一九五三年,我父亲因故回到了农村,受农村集体化形势所鼓舞,他担任了我村农业合作社总会计,代表我村参加过新乡地区表彰大会。他还不断为河南日报撰稿,经常见报,成了知名通讯员。他的书法作品,大而有神韵,获得过省书法大赛大奨,闻名乡里。他还为一个远房侄儿倾家所有看过病,使其死里逃生。此事感动了乡邻。
       我的父亲,很普通,也很不普通。
 附   录     父亲的手
       这一首诗,是我为父亲写的,附后:
       “父亲的手——父亲的手/是一双普通的手/但很骨感  很粗糙/只有骨头没有肉//父亲的手/据说拿过枪/我问他他不讲/我只见他种过地//可是父亲的手/竟然拿过书法大奨/那是他百年之后  翻箱底时/被我发现  那字写得好大气//”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卯酉河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aoyouhe.com/archives/10330

(17)
2272 张英辅的头像2272 张英辅
上一篇 2022年7月6日 上午6:56
下一篇 2022年7月6日 上午8:52

相关推荐

  • 山峦叠岭翠(外一首)

      七律. 山峦叠岭翠 —流云临摹山水画自题诗词(新韵) 飘渺山峦叠岭翠,薄纱缭绕旭光中。千姿阔树千姿秀,百态葱灵百态清。壮丽山河皆主赐,祥和景致尽天成。云蒸霞蔚奇观醉,揽胜丹青入画浓。     踏歌行.逸韵古诗成(新韵) 碧水青山远,浑然一体成。晴空云万里,绿柳草儿葱。唯旖旎风情。逸韵古诗成。

    2022年5月25日
    2.7K50
  • 小说:不怕鬼神 (下)

    , 难能忘呵,相爱却在分别时。 那是王秋生参军之前,他去尤华家里看望尤华。尤华家里住在深山中一座小山上,王秋生费了好大气力,才找到尤华她们家所住的那座村子。 那时已是傍晚时分,尤华是在放暑假第二天就回到家中的。但王秋生见到尤华时,不是在她家中,而是在很多人都在看热闹的大街上。 山村里一向缺少娱乐活动,人们的心情常常很寂寞,巴不得有个什么热闹看一看。那一天尤华…

    2022年11月8日
    1.2K320
  • 此生有缘识“三范”

    1993年初刚调到苏州工作时,苏大中文系“三范”成为佳话,老范名伯群,中范名培松,小范名小青。老范和中范都是中文系的教授、博导,都当过系主任,才女小范是中文系毕业后留校任教的,后调省作协从事专业创作,已是省作协副主席。 因苏大是我的母校,我读书时和中文系同在一幢“文科楼”里,我们历史系在一楼,二楼是政教系,中文系在三楼。加上分管工作的关系,我很想见识一下大名…

    2022年10月13日
    1.6K320
  • 《春到汤如海》登 “ 学习强国 ” 平台

    – 武汉消息:3月30日,学习强国平台发表周小芳《春到汤如海》一文。这是该平台组织的“我眼中的最美乡村”主题征文活动中选登的一篇佳作。 周小芳笔名霁月,是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也是卯酉河博客平台的资深主力写手之一。她的《春到汤如海》一文,首发于卯酉河博客平台,并向“学习强国”推介。 卯酉河博客注重自身平台作品质量,同时不断将优秀作品向其它媒体推介,…

    2023年4月2日
    2.0K60
  • 关于吉普赛人

    世界上有一支秉性热情、奔放、洒脱的民族,他们居无定所,喜欢流浪,与其他国家人对这个民族的称谓不同,他们自称为“罗姆人”。 没错,这个民族就是“吉普赛人”。 据说现今地球上吉卜赛人总数超过500万余,主要居住在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匈牙利、美国以及欧盟各国。其中,罗马尼亚约有150多万的吉普赛人,是其人数占比最多之国,因而有吉普赛人大本营之称。 有趣的是,不由分…

    2023年8月11日
    2.9K260

发表回复

登录后才能评论

评论列表(32条)

  • 炫风之影的头像
    炫风之影 2022年7月6日 上午8:46

    吸鸦片害人害己啊。
    您的父亲很厉害呀。[赞]

  • ch雪梅的头像
    ch雪梅 2022年7月6日 上午9:39

    历经坎坷,祖祖辈辈。有个了不起的父亲![赞]

  • 碧宇流云的头像
    碧宇流云 2022年7月6日 上午10:57

    “父亲的手——父亲的手/是一双普通的手/但很骨感 很粗糙/只有骨头没有肉//父亲的手/据说拿过枪/我问他他不讲/我只见他种过地//可是父亲的手/竟然拿过书法大奨/那是他百年之后 翻箱底时/被我发现 那字写得好大气//”[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碧宇流云的头像
    碧宇流云 2022年7月6日 上午11:05

    代代坎坷行,父辈转机成。
    迎来新天地,饱墨诗人荣。
    —流云随笔

    老师的睿智、才华横溢是血缘关系承传因素,诗歌音符跳跃、激情畅怀飞歌!!![赞][赞][赞][喝彩][喝彩][喝彩][喝彩][花][花][花]

    • 2272 张英辅的头像
      2272 张英辅 2022年7月6日 上午11:24

      @碧宇流云谢谢赞美!

      步韵和流云
      代代坎坷行 / 最恨事无成/誓开新天地/为国争光荣//

      誓开新天地 为国争光荣

  • 雷泽风的头像
    雷泽风 2022年7月6日 上午11:18

    读了张老师的漫谈,我也想到了我自己。从曾祖父到我自己,四代人的历史,就是一部中国现代史的缩影。曾祖父清末武举,祖父白丁农民,父亲小学文化,打过日本,解放战争到淮海战场支过前,解放后当过几十年的合作社、生产队的会计。我自己就是一个热爱文学的小知识分子。喜欢舞文弄墨写诗词。

  • 蓓蕾含香的头像
    蓓蕾含香 2022年7月6日 下午12:13

    伟大的父亲,了不起,[赞][赞][赞]感动![花][花][花]

  • 晓舟同志的头像
    晓舟同志 2022年7月6日 下午4:55

    本地见到过同样运势的人家:秀才的儿子大字不识一个,直到秀才之后第四五代后才翻盘复兴,但再后又是衰落之势。

  • 悠扬琴声68的头像
    悠扬琴声68 2022年7月6日 下午5:04

    一个家族的兴衰,被您记述在文字中,继续关注······

  • 周旭才的头像
    周旭才 2022年7月6日 下午9:32

    一种很独特的叙事方式,也独特的祖辈传奇人生!

  • 梦菊的头像
    梦菊 2022年7月7日 上午7:40

    第一感慨,强大的基因成就一个家族的荣耀。
    第二感慨,男人韧性差,更加不能承受打击。您的曾祖不幸的命运,有历史的原因,也有自己的因素。读来可悲、可叹。
    第三感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家道败落也许是冥冥中的一种成全。
    第四感慨,伟大的父亲自然会养育出优秀的儿子,也是您的幸运。

  • ch雪梅的头像
    ch雪梅 2022年7月7日 下午1:35

    老话讲:一代做官十代烟。轮回不止。英辅老师小暑问好!

  • 华章秋韵的头像
    华章秋韵 2022年7月7日 下午4:56

    大多数家族都有跌宕起伏的经历,写出来都可改编成电视连续剧。

  • 不变hong心(黃梅麟)的头像
    不变hong心(黃梅麟) 2022年7月7日 下午11:15

    欣赏好诗:父亲的手。赞!赞!赞!

  • 地质队员的头像
    地质之花 2022年7月9日 下午8:38

    抽大烟,害的多少人家破人亡。可恶的英法联军,是他们害的。
    英法联军真凶残,开着军舰贩鸦片,
    害了中国人,烧了圆明园,
    霸占安南和缅甸。
    这是在民国的小学课本里的,现在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知道这段历史。

  • 邯郸常跃进的头像
    邯郸常跃进 2022年7月11日 下午5:43

    你父亲是一位了不起的人!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