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微信直接登录

大丰卯酉河畔

快捷导航
查看: 62845|回复: 0

[散文天下] 春的新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4 09:4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梅淽 于 2016-12-4 10:12 编辑

3.jpg

    球伴还没有到,我就把球拍放在一边,加入了跑步的行列。并肩的朋友告诉我,昨天看电视,把雾霾放大一千倍,真是太可怕了。我笑了是啊,而且我们还这样直接地呼吸着,朋友说那今天这样是不是雾霾啊,我看看前方,说今天应该是属于雾,还没有达到霾的指数吧。其实这只是安慰朋友的话,或者就是安慰自己罢了。几位老年的晨练者都戴着口罩,这样的清晨,褚如“黎明”“晨曦”“曙光”和它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时间意义上的早晨,它应该有的美学特征都荡然无存。我只想用“肮脏”“沦陷”来形容这样的时刻,就像是老电影里“旧社会”的天色,一看就是痛苦的、悲愤的,那种专门为“剥削”“压迫”“革命”服务的色调。

    看着戴口罩的晨练者,我突然有一种相互隔离的感觉, 那些人似乎对周围都充满了敌意,都有一种冷漠的味道,对身边的同行者是不是一种侮辱和伤害呢?直到我看到一位遛狗的人迎面走来,他戴着口罩,而狗没有。我打量着那只狗,它的鼻孔完全和空气接触,完全暴露在空气中,它没有拒绝的权利,更没有防护的能力,我觉得自己有了同类,那就这样跑吧、跑吧,纵然是大口大口的呼吸也不怕。

    而在这样的天气,桃花竟然开了,就像一群不谙世事的少女。面对这样的天气,依然笑颜娇羞、依然娇嫩欲滴、依然粉颈婆娑。那一裘幽香,就像来自同一个香囊,来自同一首歌“桃之夭夭”。她们若无其事、万般陶醉的样子,一副专心致志、憧憬出嫁的神态,似乎也不考虑是嫁给了谁,也许是流氓、也许是土匪、也许是混蛋,这些都不重要,她们自己就这样幸福着。

    她们一脸的幸福感染了我,我仰起脖子,冲着灰色的天看了看、笑了笑。桃花是典型的花痴,她们是春天的新娘,她们每年都要出嫁,嫁给春天里的汹涌。我便愈加的羡慕起来,没心没肺的,都不用呼吸,而我参加了她们的婚礼。我凝视了良久,一个人、静静地,然后依依不舍地向这个“肮脏”“沦陷”春天里的娇艳告别,犹如是一场乱世佳人的诀别!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客服热线
0515-83526966 周一至周日:09:00 - 21:0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丰卯酉河畔 ( 苏ICP备12037843号-4

GMT+8, 2021-10-27 12:17 , Processed in 0.032221 second(s), 25 queries ,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