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微信直接登录

大丰卯酉河畔

快捷导航
查看: 1308|回复: 21

[我要说的] 从张扣扣灭仇人满门想到刘庄陈伟生报仇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08:59: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9ee9bbcd-a832-4961-babf-90adba08f9ef.jpg

  大年三十什么事最大?一是春晚,二是张扣扣灭门。张扣扣把22年前杀他母亲的王家父子三人全部捅死,被警方抓的时候还面带微笑。
  这些天全国人民都被陕西汉中张扣扣杀人案牵挂着,很多人都把张扣扣当做替母报仇英雄,或许这是很多人三观出了问题,毫无疑问,我们很多年轻人都会狂热追剧,诸如武侠片,还有《古惑仔》系列,甚至很多网游都会有血腥的杀人场面,他们看惯了里面男女主角家门不幸,最后替家里报仇成为英雄的场面,在很多人潜意识里替父报仇,替母报仇就是替天行道,我想这都是封建时代的产物,我们提倡依法治国,任何个人恩怨,任何仇恨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之前某网站采访了自称张扣扣最好朋友,里面张扣扣母亲被叙述成一个泼妇,张扣扣也是除了当兵以外没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地方,除了失败就是失败,或许过多的失败会让人的内心产生脆弱,假如开始内心就脆弱不堪的人内心会更加容易崩溃,或许我们不该相信此人的一面之词。也有媒体报道,当年是王家四个人打张扣扣母亲,并不是像判决书上所说的那样。一个农村妇女她有多大的胆子敢向乡长家叫骂?
  有人说张扣扣是勇者,但我看来他就是一个可怜可悲的人物,他的内心充满了对社会的不满,经商失意,工作不顺,35岁还未娶妻,或许张扣扣也是一个敏感的人,他把周围所有的一切都看成了社会对他的不公。
  张扣扣之所以大年三十杀人,是看到了其他人家居家同乐,刺激到了他敏感的神经,人生的失败,残破的家庭让他彻底爆发。不可否认当初王家的确赔偿太少,判决也是基于未成年人保护法判决的,但是这不能成为张扣扣最终杀人的理由,如果我们放任,鼓励张扣扣这种行为试问,我们今后出门还有安全感吗?
  好像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大丰刘庄有个陈伟生的职工杀了他厂长一家人,连小孩子也没有放过。当时哄动大丰,许多媒体都有报道了。陈伟生跟这个张扣扣就有一些相似的地方。如果法律处理不公,弄不好就会刺激人们的违法。
  《闪闪的红星》里,穷苦的孩子潘冬冬当年看到恶霸胡汉三对自己家的伤害,最后放火烧死胡汉三,这跟张扣扣其实也有几分相似。到底应该怎么看待潘冬冬?革命年代没有法律的时候,或者法律成儿戏的时候,快意恩仇就成了常态。
timg.jpg


timg2.jpg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0:45:26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扣扣杀人是不对的,但是难道不是被逼无奈吗?还是社会在22年前积的锅。奉劝法院的所有法院,别乱判案,当心你脖子上的刀口。
卯酉河畔,可以写日志、发照片,“打开天窗说亮话”、“大丰义工联”、“文明曝光台”让你永远有讲话和互动的平台。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0:42:04 | 显示全部楼层
听说王家都是当官的,动用关系把案情改为对自己有利 。从官方媒体通报看,张扣扣的妈妈好像变成了泼妇。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0:44:1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要知道这个社会很残酷的!有些人犯罪成本太低,有些人维权成本太高。

当法律不能给弱势群体主持公道的时候,弱势群体拼死一搏的自我维权,没有错!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0:4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他妈妈被打死,赔偿也没有什么,判刑也没几年,心理不平衡,埋下祸种,现在他报复,这是挺正常的果。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0:42:57 | 显示全部楼层
社会的悲剧,穷;没媳妇;母亲多年前被打死,怨恨在心里。仇人王家太得意,官运太顺。灭门惨案,往往都是如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0: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法律不能给张扣扣一个合理的交代、那么张扣扣只能给法律一个交代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0:48:53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定有执法不公之处,他不是英雄,但绝对是勇者。他也不过是在践行,他只是想要一个公正……仅此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0:5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选择了报复杀人,为什么不做的更绝一点?只仅仅杀了三个人? 王家还有许多人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0:5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即使对方过失伤害致死,也不能成为凶残连对方古稀之年的老父亲都杀死的借口,张扣扣只不过是因个人恩怨在除夕之夜制造骇人听闻的惨案罪犯而已,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美化一个危害社会的罪犯,他的犯罪情节恶劣手段及其残忍,没有任何可姑息的理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0:53:13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家杀了他母亲,就坐了个三年牢,赔了几千块完事儿,你要觉得这很公平,那你以后遇到这种事你就忍了就行,但张不忍,自己来要公平,也无可厚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0:54:07 | 显示全部楼层
凭什么杀了我母亲毁了我一个家就只判刑7年?还只坐牢3年多就出来了,好吧,未成年,他父母呢?父母不该去偿命吗?杀人偿命不是最公道的吗?如果说有一点矛盾就要杀人而且杀完人就只坐几年牢出来,那不是看不惯一个人就随便杀这个社会不是就乱套了吗!张QQ虽杀了人但人家也做好偿命的准备了!但是这家人之前杀了人家的妈妈并未作出什么补偿或者偿命,如果说这家人知道后悔知道反省张QQ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来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0:55:2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是英雄,大大的英雄,大家应该学习他的勇敢。西方有哲人说过,假如这个社会没给你公平,记住你还有一条路,那就是拿起自己武器。百姓们如果是绵羊,食肉者们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敢做。相反百姓们有造反精神,有些人在做坏事时就该三思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0:5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当初王家看是占尽便宜,杀了人也只赔了9000多元,小儿子只判了三年,其实是种下了灭门之祸!张扣扣以牙还牙,王家估计连肠子都悔青了。要是他们知道,以王家的为人作风,应该会斩草除根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0:58:56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报道,王家的赔偿款除了丧葬费,就只剩下一千五百多。好像张扣扣妈妈丧事吃饭什么的还是王家办的,其实那些几千元还不一定就有。让人说什么呢。那会物价再不贵那不应该只有这么多点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1: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社会底层的悲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1: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保家卫国是忠,为母雪恨是孝,不杀妇人是仁,担当自首是义。张扣扣好样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1:02:46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这才叫真正的不忘初心,22年初心不变,终于手刃仇敌。社会有太多的王家,以为得便宜,最后惨遭遇灭门。剩下一堆寡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1:0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2.15“杀人案情况通报

  2018年2月15日12时20分许,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王坪村14组(原三门村2组)发生一起杀人案件,犯罪嫌疑人张某某(男,35岁)持刀将邻居王自新(男,71岁)及其长子王校军(47岁)当场杀死,将王自新三子王正军(39岁)刺伤后抢救无效死亡,作案后张某某潜逃。省、市、区公安机关、武警、消防官兵和人民群众连续作战,经过40余小时昼夜追捕,在持续强大的攻势下,犯罪嫌疑人张某某于2月17日7时45分到汉中市公安局南郑分局新集派出所投案自首。
  犯罪嫌疑人张某某,男,汉族,1983年1月6日出生,初中文化,未婚。据公安部门调查证实:他于2001年至2003年在新疆武警部队服兵役,退役后外出务工,于2017年8月回家。张某某对1996年王正军故意伤害其母致死一事怀恨在心,伺机报复王家。2018年2月15日,张某某在自家楼上观察到王自新、王校军、王正军和亲戚都回到其家中并准备上坟祭祖,张某某戴上帽子、口罩,拿上事先准备好的单刃刀尾随跟踪伺机作案。在王校军、王正军一行上坟返回途中,张某某持刀先后向王正军、王校军连戳数刀,随后张某某持刀赶往王自新家,持刀对坐在堂屋门口的王自新连戳数刀,致2人当场死亡、1人重伤抢救无效死亡。然后张某某返回自己家中,拿上菜刀和事先装满汽油的酒瓶,将王校军的小轿车玻璃砍破,在车后座及尾部泼洒汽油焚烧,之后张某某逃离现场。
  据当时南郑县法院判决书显示:1996年8月27日,犯罪嫌疑人张某某之母汪秀萍因琐事与邻居王正军、王富军(王自新二子)发生争吵并撕打,汪秀萍遂拿一节扁铁在王正军左额部及左脸部各打一下,王正军即捡起一根木棒朝汪秀萍头部猛击一下,致其重伤后死亡。因王正军未满18周岁,且能坦白认罪,其父已代为支付死者丧葬费用,加之被害人汪秀萍对引发本案起因上有一定的过错行为,应当对被告人王正军从轻处罚。法院以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判处王正军有期徒刑7年。关于民事赔偿部分,被告人王正军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造成的经济损失应予赔偿,但鉴于被告人王正军系在校学生,又未成年,且家庭经济困难,确实无力全额赔偿,故酌情予以赔偿。被告人王正军的监护人王自新一次性偿付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经济损失9639.3元。宣判后,检察机关在法定期限内未提起抗诉,被告人王正军及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张福如均未提起上诉,该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
  案发后,当地党委、政府和公安部门立即组织公安民警、武警消防官兵和相关干部参战,广大群众积极配合,整体协同作战,全力开展案件侦破工作。2月16日21时许,犯罪嫌疑人张某某欲潜回家中取钱,被巡逻民警、武警发现后翻墙趁夜逃脱,随即警方再次组织地毯式大搜捕行动。2月17日7时45分,自感逃跑无望的犯罪嫌疑人张某某到新集派出所投案自首。目前,公安机关对“2.15”杀人案正在进一步调查,相关善后工作正抓紧开展中。
46b102c3bd474854ba1d14053f22febd20180221181821.jpg
511b6908a513460c90a7a2995173920b20180221181821.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22 11:26:14 | 显示全部楼层

知情人讲述:我所知道的张扣扣杀人案

我从百度上找到的新闻

知情人讲述:我所知道的张扣扣杀人案

2月15日,中国农历大年三十。中午12时20分许,陕西汉中市南郑区新集镇三门村发生一起杀人案,震惊全国。71岁的村民王自新及其长子王校军、三子王正军被同村村民张扣扣杀死。其中,死者王校军47岁,王正军39岁,凶手张扣扣35岁。

张扣扣逃走后,于两天后的2月17日上午投案自首。

凶杀案发生以后,张扣扣的母亲汪秀萍于1996年在一次冲突中被王正军“故意伤害致死”的往事在网络上再次被不断提起,张扣扣在网络上被认为是为母复仇杀人的英雄。

新集镇位于汉中西北方20多公里处。这个乡镇在汉中非常出名,是著名的“面皮之乡”,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得风气之先,这个乡镇的农民便背起蒸笼,开始出外奔赴各大城市做面皮生意,成为整个汉中出去做这种生意人数最多以及时间最早的乡镇,这种局面以上个世纪90年代最盛。

一位当地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做面皮生意赚了钱,那个时候,几乎家家户户都推倒土房盖了好房子。其他乡镇的经济还不发达,新集镇的万元户在那个时代一抓一大把。”

张扣扣只读过初中,之后到新疆当了几年兵,回乡后四处打工,他也短暂地帮人卖过面皮。嫁到周边一个村子里去的张扣扣的姐姐张丽波,现在仍旧与丈夫在外地卖面皮。

凶杀案的发生地三门村,在新集镇西北方向约5公里处,有一条乡间水泥路可以到达这个村庄。三门村有五六十户人家,二三百人口,村民主要分为张、王、郭三个姓氏。

张扣扣家与死者王自新家就在公路边上。他们两家相邻。张扣扣家是一栋白色的二层小楼。王家则是一栋旧土房。王自新有三个儿子,平时都在外工作与生活,平时就他与老伴杨桂英生活在这栋老屋里。

界面新闻记者到达三门村的2月19日傍晚,凶杀案的阴影仍旧笼罩着这座村庄。凶杀现场斑驳的血迹犹存。村民聚拢在街头议论着凶案的种种情节。

在村里的同龄人中,张扣扣与张小万(化名)的关系最好。张小万生于1981年,比张扣扣大一岁。他们是小学同学,初中时又是同校。后来他们都出门打工谋生,期间张扣扣还曾跟着张小万一同到河南省驻马店市学习挖掘机驾驶,结果一起“受骗”。

每年过春节回到村里,张小万都会与张扣扣见面聊聊天。今年回到村里,张小万还曾与张扣扣有过两次长谈。在村里,他几乎是张扣扣能够敞开心扉聊聊心事的唯一之人。

在张小万还是个孩童的时候,他就目睹了张扣扣母亲在22年前那场冲突中的死亡。这次回家过年,他又在村中见证了张扣扣的复仇杀人。

以下是张小万关于这场凶杀案的口述实录。

▋张母之死

当年,我看到了扣扣他妈被如何打死。

这些事都是出在他妈身上。我经常会说,扣扣就是被他妈弄到这条路上来的,扣扣等于是被他妈给害了。

他妈太爱骂人了,她与周边的邻居几乎都吵过架。她死的头一天,还跟他们家对过的一个小伙子吵过架。

扣扣他妈这个人,就是喜欢跟人耍个赖什么的。举个例子,扣扣他家的房子在外边,他叔叔们的房子在里边,扣扣他妈就可以在中间修道围墙,把人家关在里边,里边的人家只能把厨房或者猪圈那里的墙挖通,再买前边另一户人家的一点地,绕着走。

扣扣家与王自新家是邻居,扣扣他妈还跟王自新隔壁那一家打过架,之后她就赖到人家家里去,弄个被子往地上一铺,铺上点草,就睡在人家家门口。她说是被人家给打了,弄得这一家没办法在家里住。

那时候我还是小孩子,我记得扣扣他妈在这一家的廊檐下睡了很长一段时间,起码有个把月,屎都拉在这家的院子里,路上人来人往,她都不怕。
张扣扣当的是炮兵,而非谣传的特种兵。(刘向南 摄)

最早的时候,扣扣家与王自新一家关系很好。扣扣他爸张福如曾经拜王自新他爸为干爹,这就等于扣扣的爸爸与王自新是干兄弟。在那段时间里,农忙的时候,收麦子,打稻子,这些农活他们两家都是一块儿干。这个时间应该很早了,扣扣应该还没有出生。

他们两家后来怎么闹的矛盾呢?据我所知,因由是这样的:王自新跟扣扣对面一家的一个男人一起收猪,也就是把活猪买回来,杀掉后卖肉,挣个辛苦钱,后来他们两个把扣扣他爸也带上,一起做这个生意。但是,后来他们两个又觉得扣扣他爸收猪不行,对他做这个买卖的能力不满意,就不带他了。就这样,两家就有了矛盾,互相不说话了。

这个矛盾发生在扣扣还小的时候。这个才是他们两家产生矛盾的原因,网上说是因为宅基地,跟宅基地没什么关系。

这个矛盾在扣扣他妈那里表现出来的就是指桑骂槐,平常会指着人家骂两句。

发生打死人的那一年,我记得是夏天,七八月份,那时我上初中快要报名了。一天傍晚,我在村边小渠里洗脚,就听说他们两家打架了,我就跑过去看。

后来我知道,那天傍晚,扣扣他妈也顺着家门口那条路到小渠这边来洗脚。王自新家门口路边的对过,我记得当时种着一排小竹子,王自新家老二王富军正跟他的一个表弟站在竹子那里玩儿,扣扣他妈去洗脚路过这里,看到王富军,就朝他吐了一口口水,但没有吐到王富军的身上。

王富军当时好像是在外地读农校,应该是放假在家,他被这么吐了一下口水,也没有说什么。

扣扣他妈洗了脚,往回走,又经过这儿,王富军他们还在,她就又朝王富军吐了一口口水,这次吐在了王富军的脸上。王富军当时已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就顺手给了她一巴掌,就这样,两个人在那条路上打了起来。后来,王自新与三儿子王正军也都出来了。扣扣他爸和扣扣他姐也过来帮忙。两家就这样打成了一团。

那次打架,王自新的大儿子王校军不在,那时他刚刚参加工作,是在红庙乡政府里做事。

在扭打过程中,是扣扣他姐到家里拿出一个约一米长的钢条,交给了她妈,她妈就用这根钢条往老三王正军的头上打了两下,把王正军的头打破了。扣扣他妈打赢了,扣扣他爸就拉她往家走。

王正军那年只有17岁。他就在路边柴禾堆里捡了一根胳膊粗的木棒,冲过去,一棒砸在扣扣他妈的太阳穴上。

当时扣扣妈并没有死。她刚躺在地上的时候,我们这帮小孩子还围过去看。她躺在地上嗯嗯地叫唤。我们还笑呢,说这回她又要装开了,因为之前她经常这样,谁要是惹她一下,她就会到人家家里赖着。我们正笑呢,一辆车从下面过来,车灯一照,扣扣他妈自己又站起来。她扶着一棵树干呕。往家里走时,她要走到大门口了,我记得她跪在那里,头耷拉着,就像是磕头一样的模样。我们还是围在那里笑。扣扣他爸过来把扣扣他妈搀住,往王自新家里送,王家不让她进门。

后来两家人各自去看伤。王家去给王正军看伤。扣扣他爸用一辆板车把扣扣他妈送到王坪乡医院,医生一检查,说扣扣他妈已经死了。

打架死人的当晚,公安局来了人,把王自新以及王家老二、老三都带走了。

扣扣他妈死后,尸体就放在路边的板车上。第二天还是第三天,法医来验尸。验尸现场就在马路边上。围观者人山人海。

我远远地看,看到法医把扣扣他妈的头皮切开,头皮就耷拉在眼睛那里。她的头发又没有剃。我用手捂着眼睛,从手指头缝里看。看到的是一颗鲜红的头。法医用锯把她的头骨锯开。这太可怕了,大人都怕,别说小孩子了。我一个月都没能睡好觉。

验尸的时候,扣扣他们姐弟两个就站在法医边上看。中国人太不讲究这个了。扣扣就这么看着法医给他妈验尸,我判断正是有此经历,他才会经常说他妈死得有多惨。当时他姐姐也不大,只比我大一岁,属鸡。

验尸完了,扣扣的几个舅舅,还有扣扣他爸,就把扣扣他妈的尸体放在王自新家的堂屋里,放了一个礼拜,当时是夏天,尸体都发臭了,全村都能闻见。

这个时候,因为王自新他们都已经被带走,我记得是他的侄儿他们帮忙给扣扣他妈发的丧,把她埋在了村边的四坡山上。

张扣扣这些年

发生打死人的冲突时,王家老三王正军刚刚从新集镇的焦山中学读完初中,听说高中的录取通知书刚刚下来,他正准备去读高中。打死人了,他被判了七年徒刑。出狱后,他很少回村里来,每次回来,也只是在晚上回来一下,天不亮就走。他也是怕被报复。大概12年前我在浙江打工的时候,还见过他,有一次打电话,他说他也在浙江。听说这几年他在西安。

王家老大王校军,早年在红庙乡政府工作,后来又在其他乡镇工作。他在政府部门熬了二三十年,出事前是南郑区红寺湖风景区管理处主任。他在县城里买了房子,平时就住在县城里。

王家老二也没有住在村里,他早年在林业局上班,是汉中一个林场的工人。听说他很早就买断了工龄。这几年听说他又被林场返聘回去,也许是跟这几年国家重视环保有关。

网上说王家是村里的恶霸。这都是乱说。平时,张扣扣也不是什么坏人,他没跟其他人吵过一次架。王家也不坏,除了20多年前跟张家打过那次架,也没听说过他家欺负过谁。王家也不是多有钱有势的人,发生冲突那一年,王家的大儿子才刚刚到乡政府上班,其他两个儿子还都在上学。

死了的王自新就这么三个儿子,没有女儿。他平时就和老伴一起住在老房子里。王自新就是个种田的普通农民。

扣扣妈妈死了以后,扣扣爸爸带着他们姐弟两个过日子。扣扣爸爸张福如是个木匠,就在本地做活,谁家需要他就去忙。

我与扣扣是小学同学,都是在本村的王坪小学读的书,二年级的时候我们还是同桌。读初中后,我们才分班,他是一五班,我是一三班。我们读的是新集的铁峪中学。

扣扣读书的时候,成绩也不怎么好。读完初中,大概是在2001年,他就去新疆当兵了,他后来告诉我,他当的是炮兵,不是网上说的特种兵。大概2003年,他就从部队回来了。回来后,他没什么手艺,像我们这些年轻人一样,也是四处打工。

每年从外地回来,我都会去他家坐一会,他也会来我家坐坐。我们这里的年轻人都是这样,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才能见个面。他有啥事,都喜欢跟我说。有一次,他跟我见过,说他在当兵的时候,部队上的领导问他们为什么来当兵,别人说什么的都有,比如报效祖国之类的,他说他是为了给他母亲报仇才来当兵,说当兵可以锻炼身体,为了以后报仇。他说当时部队领导给他做了好几天的思想工作。

当时我听他说这样的话,也没往心里去,那时我还笑他,我说你说这个有球用,事情过去这么多年了。我还以为是年轻人说大话呢,现在看他说的应该是真的。

这些年,他到处打工。我听说他在浙江进过几年苏泊尔厂。还听说他当过保安。还在济南帮别人卖过凉皮。他说他还被他的战友骗去搞过传销。

他家的二层新房大概是在2007年盖的,先建了一层,近四五年才又加盖了二层。我四年没有回家了,上次回来的时候,看他家正给刚盖好的二层房子贴地板砖。

2009年,扣扣还跟我一起到河南省驻马店市学挖掘机驾驶,我们都被骗了。当时我想学个手艺。是我们县电视台打的广告,说驻马店有个学校,南水北调工程急需挖掘机,包分配,工资一个月有四五千。扣扣当时也想去学。我们就一起坐车去了,学了两个月。那两个月,我们睡在同一张床上。
张扣扣的父亲张福如(刘向南 摄)

去了以后,我们每人先交了2300元,说是生活费和课本费、讲课费。先上了一个月的文化课,后来一车把我们拉到一个院子里,三十四个人,就一台挖掘机,在那个院子里你挖一下,我挖一下。后来说要办挖掘机驾驶证,每个人又交了3000元。

那时候我是从家里拿的钱。扣扣也没钱,他是在他爸那里拿的。我还叫上我弟弟一起去学。

我们后来是被骗回家的,那个学校给我们每人一张纸,让我们到村里、派出所和镇上盖章,来证明我们没有犯罪前科,他们把我们一个个送到车站,说盖完章后会分配工作。我们回来盖了章,打电话问,让我们在家里等,后来慢慢就没有消息了。

今年回来,我与扣扣见面,还聊起这件事,扣扣说都怪你,你把我叫去,被骗了几千块,你们两兄弟被骗了一万多。他说他自己在广州曾经找了个给挖掘机打黄油的活,干了两个月。他还笑着说那个讲课的胡老师可能也不姓胡,说如果现在让他碰到绝对弄死他。

在我们村,我觉得扣扣平时也不怎么内向。我是一个性格外向的人,如果他性格内向,我也不会跟他一起玩儿了。他不抽烟,不喝酒,不打牌,不像我们这些人,回来过年,总是喜欢在一块打牌到深夜。

今年我是腊月二十五晚上回的家。腊月二十六中午,我去扣扣家坐了一会儿。他说他今年回来的早,七八月份就回家了,这几个月都在家里。

我四年没回来了,很长时间没和扣扣见面,我问他今年都跑去哪里了,他说他今年去了一趟阿根廷,他听说我们乡上一个小伙子出了一趟国,带回来一百多万,他听了这个消息一晚上都没有睡着,他就通过劳务外派,去了阿根廷。

我问他阿根廷那个地方怎么样,他说那儿太乱了,不像中国治安这么好,他说在阿根廷,下午五点多钟超市什么的就全部关门,门都是用钢筋焊的。他说阿根廷华人很多,最厉害的是越南人,说那些家伙心狠手辣,那些越南人,要是人多了打不过,就跑了。有一个越南的,被几个人欺负,一个晚上,这个人等人家睡着了,一下子搞死好几个。

我估计从这个事情上,他也许是受到启发和刺激了。

他在阿根廷呆了三个月,我以为他能挣到钱。我问他工资多少,他说第一个月8000元,第二个月一万,但是如果干不到一年就没工资。他在阿根廷啥都干,就是帮人家搬东西,干干零活,他又没什么手艺。

那天中午我回家吃完饭后,在家里给炉子安一个烟筒。扣扣看见了,还过来帮我扶梯子,搭把手。把炉子安好后,他叫我出去转转。我们就顺着村外的路转了一个多小时。我们还坐在村外一个小桥头,谈了一会儿话。

在这次谈话中,他没提到要杀人。我跟他关系好,我就劝他赶紧找个媳妇,我说他都35了,一混就40了,就不好找媳妇了。我说他不要太挑剔,眼光也别太高,哪怕人家离过婚,没有小孩,身体健康,也都行了。他自己不置可否。

扣扣不结婚,经济条件是一个主要因素,他没有一技之长,也不容易挣到钱。况且这几年,人家有的出去,开着车回来,他心里也失落。不像前几年,大家都差不多。这几年大家的距离越拉越大。

腊月二十八,我站在他家门口还呆了一会儿,扣扣出来了,他说他跟他姐姐、姐夫几个人去后面山上的那个洞里玩了一天。那里有个洞,很深。他说他顺着那个洞一直往里走,我问他走到头没有,他说没有,往里走水很多,冬天冷,他怕鞋子弄湿了。

那天他跟我说笑了一会。我还笑他,说你看你家朝公路这边的墙上,被人贴了两张很大的看皮肤病的广告,专治牛皮癣什么的,我说你把这个广告画个箭头,箭头指向你家里,就有人来找你爸爸看病了,你爸爸是老中医,专治疑难杂症。我说你赶快去扯了,太难看了。他说他上次扯了,不知道啥时候又给贴上了。他就跑过去把那个广告扯了。

腊月二十九,我从他家门前经过,我还看到他在他们家屋里头转了一下,我没有进去,就回家吃饭了。

到了大年三十,就出事了。

复仇杀人

不同于往年,今年王家老三王正军很早就回到村子里来了。我听说他是在腊月二十一就回来了,腊月二十三那天,他家杀猪,他来帮忙。这段时间他都在村里。

王家老三今年这么早就回到村里,应该是让他爸帮忙借钱。我听说他后来在西安开过一个烘干设备厂,他欠外债100多万元。他的亲戚朋友借给他好几十万元。他的媳妇也跟他离婚有三四年了。这几年他的人生也是不如意。

大年三十那天,老大王校军也回来了。他开着车,听说是想把他父母接到县城家里过年。

老二王富军没有回来,听说他也离了婚,又找了一个对象,初二那天要跟人家见面,他在家里收拾房间,不是网上传的说是值班没放假。他躲过了这一劫。

老三王正军这次应该是大意了。平时他们兄弟很少在村里聚齐。扣扣应该是看见了。他给了扣扣这个机会。我们判断扣扣应该是想着在过年的时候把他们一起“解决”了。

大年三十那天,我起得很晚。前一晚打牌到深夜,上午10多钟才起来。上午十一点多钟,我正跟我弟弟在炉子边上烤火,我就看到王正军、王校军还有他们家里的其他叔伯兄弟十几个人,提着篮子,篮子里放着纸钱、香蜡之类东西,从路上走过去上坟。他们家的祖坟就在村子西边不远。我还跟我爸、我弟说:人家王家这么早就去烧纸了啊。

扣扣杀人,就是发生在王家上完坟回来的路上。
王自新的家(刘向南 摄)

我听村里人说,王家上坟的时候,扣扣应该是在一边盯着的。后来王家的人不是一块儿往村里走,他们分开回来,人稀稀拉拉。王家两兄弟走得早,应该是急着回去带他们父母进县城过年。老大走在前面,老三走在后面,两人前后相距几十米。

村里不少人目击了扣扣杀人的经过。当时王家兄弟两个一前一后走在村里的水泥路上,扣扣一下子跑过来,他先冲向老三,一刀抹在老三的脖子上。他应该是知道老三绝对跑不了了,就追上老大,一刀捅在老大的侧腰上,老大滚到路边旱沟里,扣扣跳进沟,朝老大肚子上接连用刀子捅,当场就把老大捅死在沟里了。

老三被刀抹了脖子,又踉跄着往前走了几步,一头栽在地上,面朝下趴着。扣扣从沟里出来,又到老三这里,往老三背上捅十几二十刀。在老三身上补刀后,扣扣就顺路走下去,到了王自新的老屋。

扣扣为啥要在老三身上补刀?我们分析,是因为老三把扣扣他妈打死的。他应该知道一刀抹在脖子上,老三就已经死了。村里人去抬老三的尸体,他们看到老三的脖子都快断掉了。

扣扣往王自新家里走,要经过我们家门前,我媳妇坐在家里,看到有个人戴着一个帽子,捂着口罩,这种装扮在农村很奇怪,她没认出来是扣扣。

王自新正在家里拿着一个袋子往里装东西,应该是给他儿子装点肉什么的,准备带到县城儿子家过年。扣扣走过去,先是一刀捅在王自新的脖子上,接着捅在王的肚子上。王自新应该是想抓他的刀,他的一个指头都断了。他被捅死在了他家屋檐下面。

我媳妇对我说,杀人了。她都吓哭了。我就从家里出来看。这个时候扣扣刚从王自新家出来,往他家的路上走。我看他戴着一个帽子,也一下子没认出来。我听一个村民说:就是扣扣!就是扣扣!

这个时候,我还听有人在一边说:完了完了,三姥姥完了,躺在院子里呢。他说的是王自新。我还听到有人说:唉吆,小娃子在沟里呢。“小娃子”是老大王校军的小名。那个时候,围观的村民都不知道该说啥了,只是惊吓得都说完了完了。

我就跟两个村里人一起跑到王自新家去看,我看到王自新捂着肚子蜷缩在地上,头歪着,头的一边贴着地板,嘴巴张开,血不停地从嘴巴里往外流,像流水一样。脖子那里也是血。我看他连动弹都不动弹,已经断气了。

这个时候,他家老太太还在屋里呢,老太太耳朵不好,眼睛也不行,看东西都模糊。她在屋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正在王家看,扣扣又出来了,戴着帽子,手里拿着一个汽油瓶。他走到王校军停放在路边的车跟前,用一把菜刀把驾驶位那侧的后座玻璃砸开一个口子,塞进车里一个汽油瓶。他一遍一遍地拉车门,但没能拉开。

这时我看到扣扣又从一个裤袋里拿出一个汽油瓶,把瓶口点着。我判断他想往王校军的车里扔。王校军的车就停在我家院子旁边,我的车也停在边上,我心里想你把这个车引燃,我的车离得那么近,也会被引燃,油箱一炸,你不是要把我的房子也烧了。我就朝扣扣喊了一句,我说扣扣你别弄这,我们关系好,那是我家院子,你别在那里弄,你把车烧了怎么办。他听我这么说,就把点着的瓶子砸在了王校军车的后背玻璃上,那辆车的车屁股就着火了。

火花飞出去,我的车屁股也引燃一点,扣扣看到了,他指了一下,喊我的小名说,你的车。他的意思是让我去把火弄灭。

这个时候扣扣还没有跑。我看到他有点疯狂了。他已经摘去了帽子和口罩。他把两只手举起来,其中一只手里还握着那把杀人的刀。他高喊:22年了,今天我终于把仇报了!

我劝他说:扣扣,冷静点,这过年呢!他看了我一眼说:三条人命,我死定了。我妈死了22年,今天我终于把仇报了!

他继续吼着,很多村民都围着看。也没人敢上前去,一个村民想把他堵住,他说:不关你的事,今天谁动谁死!

当时我还在那里看到他曾指着王自新的老伴说:杨桂英,你是个女的,我今天不杀你。

接着他就跑掉了,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大年初二早上,扣扣到我们当地派出所自首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客服热线
0515-8352-6966 周一至周日:08:00 - 18:00
公司地址:盐城市大丰区恒达世纪新城19幢431室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丰卯酉河畔 ( 苏ICP备12037843号

GMT+8, 2018-6-21 12:32 , Processed in 0.364729 second(s), 33 queries ,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