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微信直接登录

大丰卯酉河畔

快捷导航
查看: 2362|回复: 1

悲悯是高尚的情怀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8-29 17:55
  • 签到天数: 1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7-3-11 14:2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老Q工作室 于 2017-3-11 14:29 编辑

    如果喜欢计谋,可以看看《三国》,英雄雄在谋划;如果喜欢愤青,可以看看《水浒》,该出手时别出口;如果喜欢美女,可以看看《西游》,嘿嘿,看你以后还好美色!如果你想做一个善良的人,我劝你读读《红楼梦》。

    7591830015d441dd8120f676aba4af24.jpg

    善善,恶恶,美美,丑丑,不算真善人,因为人之初性不定的童蒙都能做到善善,恶恶,美美,丑丑,甚至“狗眼看人低”也是一种善善,恶恶,美美,丑丑。

    习惯了生活在二元思维中的国人,奢谈着中庸时,也都是非彼即此非敌即友的简单逻辑。这是一种可怕的思维方式,远古时代,炎黄的钜鹿之战,中古的楚汉争霸,秦皇的焚书坑儒,炮打功臣楼,当代的文革,“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哪一件不是二元思维的恶果。一方面是打与压,一方面是“瞒”与“骗”。直到《红楼梦》从“石头记”里诞生,一切“瞒”与“骗”都被打破,一切善恶美丑都被一种叫“悲悯”的情怀所包容。

    第一遍看红楼,看到的是两小无猜恋爱的萌生、波折与幻灭;第二遍看红楼,看到的是封建家庭里的美善与丑恶;第三遍看红楼,看到了作者对笔下人物的理解与悲悯。曹雪芹的笔下有善恶之分,但没有绝对善恶之人,而且对他们的善言恶行,都有因果交待,笔下的理解便化而为悲悯。

    真善美的典型就不用讲了。恶或丑的典型,可能大伙都会指向呆霸王薛蟠。葫芦僧判糊涂案,让每一个读了这个故事的读者都对薛蟠没有好印象。呆霸王的恶霸形象可以说是深入人心。但在曹雪芹的笔下,薛蟠的性格之养成,他本人也很无辜,就像现在的留守儿童个性养成问题很严重,但板子打在留守儿童身上有用吗?合理合情吗?薛蟠的所作所为,也跟他生在豪宅不知民间疾苦有关,纵然是他闯下的祸事,善后都是他的奴仆所为,他到是未必知情,就像读者能原谅贾政无能不能管束手下人作恶,为什么就不能原谅薛蟠的不知情呢!而且,最让人解颐的是恶人自有恶人磨,金桂何妨不是他薛蟠的克星。当夏家的女儿撒泼,把个薛蟠整得焦头烂额,你对这呆霸王就没有心生一丝同情?第四十七回,呆霸王调情遭苦打,冷郎君惧祸走他乡。薛蟠之憨直、痴情、轻信、告饶……一路读来,你是恨?你是笑?你是解气?你是同情?我相信,你如若真真走进曹雪芹的文笔之中,你定会是五味杂陈,莫衷一是。这就是曹雪芹笔底功夫的妙处,技艺之妙在情感的超脱。

    包括后续的四十回里,这样的悲悯依然可见。

    比如混账如贾链,也是有良心的,虽然行为有点荒唐,但心内还是明堂的。第百零五回,锦衣军查抄宁国府,骢马使弹劾平安州。西平王和北静王在贾府查出借券,这是“违例取利”的,系“盘剥”,在那个时代也是重罪,当两位王*问贾政时,贾链一概将罪过揽去:“贾链连忙走上,跪下禀道:‘这一箱文书既在奴才屋内挑出来的,敢说不知道么?只求王*开恩。奴才叔叔并不知道的。’”其实,这文书都是王熙凤的私藏,不唯贾政不知道,连贾链也不知道准的。但贾链知道纵然与自己无关,但他妻子的事就是自己的事,而且绝不能连累无辜,所以便认了罪。

    即便是官府的查抄,也没有整得鸡飞狗跳,一派狼藉。还是这第百零五回,先是锦衣府赵堂官带着司官想作威作福一下,没想到先后来了西平王和北静王,尤其是北静王前来的目的很明确,他对西平王说:“我在朝内听见王*奉旨查抄贾宅,我甚放心,谅这里不致荼毒。不料老赵这么混账。”他一道旨意将赵堂官支走了。无论贾府犯下多么滔天的罪行,贾政一宅毕竟是虽无大功但也无大过的,基本是一种平安度日的家族,作者是不忍看着贾府涂炭的。好在,贾府曾因贾宝玉而深受北静王的青睐,这次便照拂到了。从文本结构上来讲,但是灰蛇草线伏脉千里之趣。而且,北静王是奉旨来的,也可见作为封建王朝至高权威对贾府也有慈悲之心,这多少让人感受到封建王朝的一丝人性的温暖。

    不要说人类,就是这个世界的存在都是一种偶然,碳水化合物的形成以及生成DNA构成生命体都是这个亘古时空中的极大偶然。如果当时方向再偏一点点,都根本就没有我们的存在。存在着,便是一种缘分,善与恶,美与丑,相辅相生也是一种缘分。无论善恶美丑真共假,可能谁也没有资格凌驾他人说三道四品评是非。更何况一切都在不停的发展变化之中,西方哲学家早就预言:人不可能两次跨进同一条河流。一夫一妻生活了两万天,说你娶了两万个妻子又何尝不可。曹雪芹最大的悲悯就是发现了这个人世间最大的秘密,所以他对每一条生命,都是一视同仁,金殿将相,贩夫走卒;堂上阿母,堂下丫环;闺中淑女,青楼风尘,各各自在,众生平等。

    百度来一则早就听过的故事。《约翰福音》中有这样一个故事:文士和法利赛人带着一个行淫时被拿的妇人来,叫她站在当中。就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样呢?” 耶稣却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还是不住地问他,耶稣就直起腰来,对他们说:“你们中间谁是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打她。” 于是又弯着腰用指头在地上画字。他们听见这话,就从老到少一个一个地都出去了,只剩下耶稣一人,还有那妇人仍然站在当中。耶稣就直起腰来,对她说:“妇人,那些人在哪里呢?没有人定你的罪吗?” 她说:“主啊,没有。”耶稣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吧!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曹雪芹可能没有机会接触西方的圣经,因为他所处的时代已经闭关锁国。但是,他的内心世界同样有这样的声音:谁有资格定别人的罪?更何况,我们的生活中有多少空穴来风、无中生有。这8个能害死人的字眼应该源自于老子的《道德经》。有人从《道德经》里读出的是道家无为的思想,我认为这是忽视了青牛出关的史实。老子之所以青牛出关,是因为他对这个他生活了数十年的世界的决绝,五千言只是他对这个世界的一种控诉,一种激愤。他无法面对这人世间的贪婪与人心的险恶,只好愤怒地说:“把一切智慧的产物全部消灭掉!你们全都回到小国寡民的时代去吧!”我相信,如果仅仅是无为思想,一个没有温度的文字怎么可能流传久远,跋山涉水,漂洋过海!

    汪国真说:人,不一定能使人伟大,但一定可以使自己崇高。我从《红楼梦》里读出:悲悯,才是人世间最高尚的情怀。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3-12 01:32:32 | 显示全部楼层
    用心在读红楼!不同的读者,就有不同的红楼,难得陈老师从红楼中读出悲悯,读出因果,读出生活的真实。红楼的伟大,就伟大在它的真实,对真实的生活没有太多的过滤,从而让我们不同的读者可以去咀嚼自己最熟悉最动心的内容。
    卯酉河畔,可以写日志、发照片,“打开天窗说亮话”、“大丰义工联”、“文明曝光台”让你永远有讲话和互动的平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返回顶部快速回复上一主题下一主题返回列表找客服手机访问
    客服热线
    0515-8352-6966 周一至周日:08:00 - 18:00
    公司地址:盐城市大丰区恒达世纪新城19幢431室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3 Comsenz Inc.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大丰卯酉河畔 ( 苏ICP备12037843号

    GMT+8, 2019-1-19 12:08 , Processed in 0.532789 second(s), 27 queries , Gzip On.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